原消息是这样的

原消息是这样的:

北大一学生在今天英国首相卡梅伦对他们演讲的时,用流畅的英语问他:为什么西方国家领导人来中国总是给我们上课教我们如何民主啊?我想问一下,你们从中国的政治制度里学到什么吗?卡梅隆很尴尬回答:这是演讲,我希望这不是上课。

新闻来源。网易还做了个专题。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挺尖锐,不过卡梅隆应能作出更有魅力的回答才对。网易说,提问的年轻人往往问的都是“只有上帝能回答”的问题,“缺乏睿智而平等的交流”。我个人认为,网易只是否认,却没有指出什么才是“睿智而平等的交流”,为否定而否定有失偏颇;而且,对年轻人的“睿智而平等的交流”的期望,若成为一种政治期望,恐怕只是另外一种消灭个性的教育手段,我认为也是不妥当的。

更好的做法应该是鼓励大家提问题时更加乱来,爱问啥就问啥,同时反对学校对参加演讲的学生进行筛选。对于学生们,我想,在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提问者智商下限,让学校和国家颜面扫地的羞耻play后,学生便会进行自我反思,不需要外人对他们指手画脚。

原消息是这样的》上有2条评论

  1. 这话只说了半句,卡梅伦当时的回答是:“ 中国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如何办奥运;中国在过去的30年中一直保持了高速的经济发展,这也是我们非常想学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