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主题最高!~

wp3的默认主题原来很不错…而且受到最近逛的一些博客的主题影响,不想再用看起来内容很充实的主题了(因为这家伙太懒,很少更新博客),于是暂时用默认主题。

此外博客的rss地址变为http://blog.huky.org/feed,原先基于feedsky的rss.huky.org过段时间就删除。计划用回wp自带的rss,然后实现PubSubHubbub。

活在统计数据之外

如果你听到过『调查显示』百分之多少多少(通常超过50%)的大学生『毕业即失业』,就认为自己『毕业即失业』是『社会的错』;或者看到『十个导致失败的习惯』中有自己的影子,就想道『怪不得我经常失败』,那么很不幸(尽管有时也是幸运),你活在了统计数据之内。

我曾经转载过一篇《统计学的意义》,文中对统计的荒谬之处极尽调侃,但私以为对此不能一笑置之。且不说统计数据的获取方法及真实性存在可以质疑的地方(尤其是在天朝),统计数据之于单个个体的实际情况,例如『大部分人能否找到工作』之于『你能否找到工作』,即使说是不相关也不为过。

遗憾的是,无论是个人还是政府,都很懂得拿统计数据说事儿,后者甚至不惜变造数据来为自己的罪责辩护。本着『珍惜生命,远离政治』的出发点,我们只讨论前者:对于个人来说,『统计数据表明败者众』故我的失败『难以避免』乃系本末倒置,尽管P(A|A1∪A2∪A3∪…∪An)在n趋向于无穷时可能存在极限,但与此同时,P(Ai|A)亦趋近于0亦趋近于P(Ai)。

要活在统计数据之外,意思并非勇于做少数派的『非主流』,而是正确意识到统计数据『仅供参考』的意义,而不是以此作为自己不作为的理由。每个人都不应该甘于甚至主动成为那神圣的87.53%的一员,即使在大部分与命运的抗争中失败而不得不成为『多数派』,你仍然是你,有着你之所以是你而非他人的理由,能够在你力所能及的地方散发出只属于你的奇异的无统计意义的光芒。

抛弃你的承诺

很多时候我们要为『年轻时的冲动』埋单,例如之前说过『我要和你绝交!』的话,后来又想继续交往:要是认真道歉的话,我想对方不会在意你说过的这句话,问题是自己那一关难过:如果真的继续交往,那就变成了出尔反尔的无耻小人了。

另外一个例子是,一向强势的人,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错误道歉,例如父母之于孩子;我们可以假设父母对于孩子有一个潜在的『我总是对的,你总是错的』的承诺,一旦违背,父母将感到威信扫地。

(原谅我掉书袋)承诺升级理论(The Theory of Escalating Commitment): “继续错误的代价由别人承担,而承认错误的代价由自己承担。”可是对于自己的承诺,就算选择『继续错误』,要么在将来的某一个承认错误,代价自然比马上承认要高;要么永远不承认,最大化这一承诺造成的损失。

近来狐狸控(fox-con-n)集团的十多连跳(因为还有变数所以就不写确数了,悲剧)让我感到有点不解:按道理如果觉得工作不好,辞职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新劳动法颁布后),公司不至于也不可能威胁『辞职就杀了你』。于是我猜想,也许狐狸控集团让员工背负了太多的承诺,使他们在不违背自己许下的承诺下走投无路,最终决定结束生命。

会有些怎样的承诺呢?我并非内幕人士,所以随便猜猜(请务必不要当真):名义上自愿加班,实则无条件服从加班安排(同时有高额加班奖励),不做损害公司声誉(例如媒体曝光、劳动部门投诉)的事,遇到问题不要首先告诉家人或同事,等。只是签劳动合同顺便签上承诺书恐怕还不够,还要在班前会班后会进行训话,喊喊口号,用大家的声音震慑自己。发生个位数连跳后,本身已经让紧绷的心情倾向于那个已经裂开的唯一宣泄缺口,竟然又有一堆新的承诺书要签订:不要对媒体乱说话,看紧点自己的同事,同事出事了的话己也要负责,于是进一步将员工逼得无路可走,选择从那个『既然大家前仆后继那么看来很有效』的缺口跳下去。

我不清楚法律是怎样对待这些承诺的,但我碰到过的承诺书很多都不包含『违反者将追求法律责任』的字样,就算包含,我想承诺书很多情况下作为『非自愿』签署的,其法律效力也应当有待商榷。对于员工而言,尤其是希望或感到只能继续在公司工作的员工(而非我这样的无节操的家伙),承诺书对违约责任的空白,标志着一种对未知的前途的恐惧;一旦这种恐惧超出了生命承受之重,那就只能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了。

不过我的重点不在于评论时事…对于个人而言,我们有太多『自找』的承诺了,例如各种『绝不XX』或是『一定要XX』的气话,也有可能是『我的底线是XX』。在我看来,这些承诺除了足够漂亮之外毫无用处:即使我不承诺『绝不考公务员』,我也可以不去考;关键是我就算突然想去考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愉快。所以我觉得,做人要轻松快活一点的话,就要勇于抛弃这些承诺,一个简单的原因是,抛弃承诺的代价显然是沉没成本,不应该作为未来的考虑。当然,为了避免变成出尔反尔的小人,从此也不要轻易许下承诺,做个毫无原则的人。

此外,我们也不要问他人『你会不会考公务员』这样的说话。万一对方是你的亲密好友,就不得不作出承诺『会』或『不会』而且将承诺铭记于心,那你就无意中增加了对方的精神负担了。

[转载]引用的危險

来自哲学哲学鸡蛋糕,转载的原因是原文要翻墙…欢迎大家跨海峡去关注这个博客。

我寫東西通常不旁徵博引,因為我書看得少,字句記力又差,這種寫作策略不適合我。並且,我也不會因為別人寫東西旁徵博引而特別尊敬他,因為能夠旁徵博引頂多只代表你看得多而且記力好。這兩項我都不行,因此我相信它們都沒什麼了不起的。
就論理文章的目的而言,引用無法帶來任何不建立在作弊之上的加分效果。論理文章的目的是說服讀者接受自己的論點,或者至少提出好理由支持它們。引用不能支持你的論點,除非你接受訴諸權威為合法推論規則。*1
恰當的引用可以為你(作者)加分,因為那顯示你對寫作主題的相關討論有一定了解,並且誠實地把功績還給第一個提出你引用的那個聰明想法的人。然而,這種致敬無助於支持你的論點,你的讀者可以認為你很誠實和努力,同時依然相信你沒有為自己的論點給出好理由,甚至犯了訴諸權威的錯誤:你提出了一個新奇(因此需要佐證支持)的論點,但除了提及另一個支持它的人的名字之外,你沒有做其它該做的事。
在這種情況下,犯了訴諸權威的錯誤還不是最差的。更糟的是,你提出一個大家都知道的常識,還有模有樣地找來名人背書。這樣做的人不是掉書袋,是愚蠢地掉沒必要的書袋。有一些人會在大一邏輯學到三段論:

  1. 哲學系的女生都是波霸
  2. 妮可是哲學系的女生
  3. 妮可是波霸*2

做邏輯或哲學的人都知道亞里斯多德是第一個把各種三段論整理成圖表的人,但是做邏輯或哲學的人使用三段論的時候不會提到亞里斯多德的名字,倒是沒唸過邏輯但想顯示自己邏輯很好的作家有可能會這樣做。
跟文學、歷史學家比起來,做哲學研究的人很少引用,就算有,也不是名言佳句式地引用,而是大段大段地引用,因為哲學講求論證而非斷言,而要把一個值得一提的論證濃縮在一兩句名言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恰當的引用可以彰顯作者誠實的學術性格,並且讓讀者知道哪裡可以找到相關資訊(這些事我通常是用附註來做),然而充斥市面的通常是不恰當的引用,它們要嘛有訴諸權威躲避論證責任之嫌,要嘛顯示作者是愚蠢地在掉不必要的書袋。要是你很聰明,你通常會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甚至應該)引用,什麼時候應該老實地寫出自己的推論或者乾脆把廢話省下不說。然而,對於沒有經過推論思維訓練的人來說,「成為一個旁徵博引的作家」和「成為一個用引用幫助自己胡扯的人」或「成為一個什麼都要引用的笨蛋」之間常常只有一回合的距離。
我決定身體力行地表達我對那些不恰當的引用的蔑視:當我忽然想起來的時候,我會在文章裡加上莫名其妙而且Google不到的引用句,它們會是非常瑣碎、缺乏論證價值的陳腔濫調,並且(為了表達我對後現代主義的蔑視以及大叔的惡趣味)佐以其它更莫名其妙的異端詮釋。老子說:「立一直,二直立」,意思是說,當你以身作則,別人自然會學習,就是這個道理。(朱熹有不一樣的理解,他說那是老子和呂洞賓的綿綿情話:「你一硬,我也硬了」,不過基於不明原因這個解釋一直不被後代學者者接受)
Note

  1. 是的,引用經驗科學論文有時候可以支持你的論點,但是在這時候提供支持力量的是研究或實驗結果,而非科學家說的某句話。
  2. 嗯,這不是健全論證,不過這是一個有效的三段論,同時也是哲學系男生的夢想。

行政心态

简单来说,行政心态是一种人生态度,通过合理地解释人生的各种遭遇以及自我说服来缓和心情的起伏及其对决策的影响。

这种心态是我自己的心得,它来自于我对香港政府的行政行为的观察,而我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去描述它了,于是称它为『行政心态』。

『行政心态』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呢?我想先描述一下在我眼中的香港政府——嗯,从电视上我很有机会看到香港政府的一些行动,尤其是政府官员在立法会上接受议员质疑的场面。议员的言辞往往是激烈、犀利或者充满讽刺意味的,很多时候,像我这样的良好市民看了会感到很不舒服,可是香港的政府官员,应该说是行政官员(例如一个局长,但不包括特首这种政治意味较浓厚的官员),总是用一种非常平和的,不太有感情色彩的语气去回应,内容针对具体被质疑的问题,通常是『当前的情况如何』『我们(部门)做了些什么,例如对当事人的处理或者开展了怎样的调查』『今后要做些什么』,总是坦诚地承认存在的问题,列举可能的原因,又不否定已经做出的努力,是一种冷静得可以说是冷淡,但又非常坚定的立场。

再打个比方,在骚乱当中,示威者对于警察应当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除了言语上的攻击,还可能用各种暴力攻击对待,如石头或燃烧弹;而警察可以保持一种冷静理性的状态,事态在控制范围内,任由其示威;在控制范围外,则坚定地向前推进,实施清场。

我很欣赏这种立场…对于行政部门来说,永远带着这样的立场的话,就不会提出头脑发热的方案,或者朝令夕改。诚然,『一切按规矩办事』的话多少会缺乏些人情味,在某些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有违道德和伦理,但总体来说,应当鼓励行政部门贯彻这种立场。

当然我并不打算更多地讨论政府行政行为。我想表达的是,我们在面对自己那跌宕起伏的、充满不确定性的人生时,如何保持一种类似的立场和心态,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样的经历,反正我对此感觉强烈:

  • 遭遇一个失败之后感到沮丧和失去信心,从而直接放弃了接下来遇到的机会;
  • 取得一个还算满意的成功之后,便放弃进一步的努力,或者说,放弃追求一个更满意的成功;
  • 感到最终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从而在后期放弃努力或干脆自暴自弃。
  • 焦急地等待一个重要结果,在此期间其它的事情的进程都受到了严重干扰;
  • 紧张的工作中突然插入了意外事件,导致现有工作强行中断等,从而严重影响情绪;
  • ……

是的,简单来说就是:情绪影响决策。上面的情景下,发生情绪的变化波动以及造成的损失都是可以理解的,即使真的发生了也很容易找到借口:『当时已经满足了/当时心情不好/当时着急/……』。

问题在于,这些损失其实是可以避免的;而问题的关键是,避免了这些损失的同时,我们没有付出任何额外的代价。

一个政府部门,不可能因为一点工作失职就『停业闭门思过三天』,即使今天落下无数的骂名,明天政府部门还是要正常地运转下去。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人应该拥有的『行政心态』:感情的波动,无论是如何地有理由,也不应该和可以不影响到实际的决策。

考虑到这一点,剩下的就是如何寻找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了。针对上面的经历,我列出我用于说服自己的理由:

  • 竞争是普遍的,失败时难免的;
  • 更满意的成功显然更好,而且,继续努力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 即使有一丝机会也要尝试把握,而且,既然已经接受了挑战就应当奉陪到底;
  • 结果事实上已经确定,若自己已无法影响结果,则无需过分关注;
  • 人生就是充满了不确定性。
  • ……

理由不一定要逻辑严谨,论证严密,只要总体观点是:不受情绪影响,并不会有损失。把握这一点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