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毛毛语

今天我写下这番说话,等到你看得懂其中所有文字的时候,我会把这番话发给你看;等到我认为你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的时候,会让你再读一遍。

亲爱的毛毛,我不想过多谈论你的过去,日后你可以向你母亲了解,了解你在她肚子里是多么的顽皮,了解她对你频出状况的忐忑心情,了解我们一家如何将你作为一项“风险资产”实施妥善的管理,并在你挣扎长大的过程中如何护你免遭各种危害,确保你拥有超越你身边大部分同龄人的优越条件。我希望你作为新生一代,永远把你的目光投向未来和远方。

就像你这个不认老的老爹一样,拒绝缅怀过去。

写下这番话的时候,我自然不会知道你看到这段文字时过得如何。但我确定的是,我想要在你的心里埋下一根刺,它没有什么危害,如果有的话,那主要就是疼痛。它埋在那里,会一直让你感觉疼痛和不爽,但没有关系,因为那是你活着的证明。

如果你现在混得还没有爹娘好,说明你的家庭环境——也就是你的爹娘出了什么状况。无论是什么状况,我只想对你说,对不起。那样的我一定是失败的父亲,你的母亲也是失败的母亲,我们甚至还比不上你的爷爷嬷嬷、公公婆婆。若然如此,以下的内容你可以不看了,因为你的父母再也没有立场对你说教了。希望你能活出你想要的人生。

万一你混得和我和你母亲年轻时差不多,甚至比我们年轻时要好一些,嘻嘻,想到这里我已经沾沾自喜,因为事情朝着我希望的方向在发展。若然如此,我要送给你的这根刺才有意义。

我不太确认你的母亲对你有着怎样的期待,但我对你的期待将是:快乐(如你之名),聪明,优秀。这三个词是有先后关系的,前面的词优先级比后面的词要高。除非你自己愿意这样做,否则我不太希望你的人生中三个词的优先级有变化。下面我要发功告诉你,为什么是这三个词,为什么它们的优先级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是一根刺。

快乐是很奇妙的东西。表面上看,它的多少取决于你的人生有多少好与不好,但等到你明白自己拥有多少快乐之后,你就会发现,它和你的人生呀命运呀际遇呀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举个栗子,你的母亲,她就要比我快乐很多,那是一种平均水平意义上的快乐(价格的价值回归,如果你学过这样的经济学观点,你应该就很容易理解),仿佛是打娘胎里就确定下来的。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多大程度上改变你的快乐平均水平,但我肯定努力过,也希望你能够找到提高快乐平均水平的方法。怎么说呢,高水平的快乐能让你对现状更加满意,并且集中更多的精力在你的其他人生目标上,不需要分出太多精力去特地寻找快乐。

聪明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它为什么放在快乐之后?因为古语有云:「傻人有傻福」。有一种快乐是意识不到自己的愚蠢,如果你变成了那个样子,我会闭上眼睛对你微笑,这样你就感受不到我的心在流血:p。如果你愿意变得聪明,那你一定要变得足够聪明,这样你才会在聪明的同时也很快乐。关于如何变得聪明,你爷爷嬷嬷和我都有很丰富的经验(此处你爹一脸自信),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在你幼小的时候刺激提升你的智商和情商,会在你求学的时候试图去理解并颠覆现代教育体系中的许多理论和观点,并在你身上做很多教学实验。我不介意你变为天才、鬼才、怪才或异才,我只要你立于鸡群之上,把智商优越感变为快乐的一部分,并且利用你的智商去做很多让你快乐的事情,「啪啪啪」地打那些愚蠢的人的脸。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在教你秀脑子干坏事,但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从来都是因为不够聪明。当你足够聪明的时候,就算你欺骗了别人,别人还是会高兴地给你数钱。所以你永远要再聪明一点。

最后才是优秀。放到最后的原因,是因为优秀这件事情,你说了不算,你爹娘说了也不算。我有幸能够在中国的一所顶尖学府(你知道是哪儿)度过了数年时光,并且取得了不如意但尚算满意的小成就。也正由于这样的机遇,我有幸认识了许许多多十分优秀的人,他们的优秀水平比三个你爹加起来还要高一个数量级。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是你一辈子只能活在水下,好不容易够得着把头伸出水面,看到的却是天高任鸟飞的感觉。那是你爹一辈子够不着的高度,也是你、你的家族和你成长的环境作为一个参与竞争的「种族」,生生世世够不着的高度。为什么我说这是一根刺,因为很有可能你再怎么聪明,再怎么优秀,也还是够不着天空。如果你也有机会把头伸出了水面,你也能够感受到那种离开水面时窒息的疼痛,并且或多或少能够理解你爹我为什么总是有点儿闷闷不乐的心情。

但我还是想让你看到我看到过的风景。

并且因为你比我更加聪明,更加快乐,也许你的头可以伸得更高,也许你能够长出飞翔的翅膀。

如果你也期待着在天空飞翔,那我甘愿做一只在水下把你垫高一点点的老海龟。

最后还是要说一些套路。如果你认同了我的期待,那我又得得寸进尺地希望你把这份期待传承下去——这个多少是奢望,毕竟你对你的后代会有别的期待,甚至你对于是否拥有后代会有别的选择。不管如何,我算是向你展示了自认为十分完整的一个想法了。有什么还没说明白的,我想我还有很多机会说明白,就留到日后再和你说吧。

此致。

——书于昌乐百日诞辰之际

我要买新能源汽车!不过不是现在…

父母送给我的老蒙迪欧已经不行了,各种问题各种修…今天又拿去修了,恰逢老爹外出未归,于是这两天拍拖呀扫墓呀什么的都没~车~用~啦~~

一直在纠结老爹为什么会喜欢又大又黑又硬的蒙迪欧,又耗油又容易出问题…可能是受到钢板厚就安全的坊间观念的荼毒吧。

在知乎和各个新媒体上看到有人推荐丰田普锐斯混合动力,虽然能理解在新能源汽车走向纯电动化的大趋势,但是觉得满街充电桩的未来似乎还太遥远,而为了续航而背负大量沉重的低技术高污染电池也还是一件傻事,倒是混合动力能够同时兼顾能效和续航的优势让我十分动心。

于是利用了今天上午的时间去了解了混合动力汽车和某些廉价电动车,觉得它们在我能接受的价位内还没办法覆盖我的全部生活需求,主要是偶尔还是要去趟广州的,普锐斯一旦上120貌似就不那么经济了…毕竟那会儿主要还是烧油,然后低排量的车高速油耗应该是堪忧的。

另外就是普锐斯太™贵了,对于一个工作生活在十线城市的、还在烧钱拍拖的、还没有跨过婚姻和养育小盆友两大金钱黑洞的事业单位小职员来说…所以就只能再缓缓。

* * * * *

之前的我,觉得车这个东西只要是自动档+有空调就「可用」了,一直以来也很少关注车讯(对比起我对3C产品的热情),也几乎不会有(也没法有)买车换车的念头。不知道是受了怎样的影响,觉得通过车来追求一下能效油耗科技感等等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尽管从成本上来说不知道要省多久才能把原始投入给省回来…而且现在也还没有足够的资本去张罗此事。

未来的话希望能够攒足够的钱,买一辆科技感够强的、能全面覆盖日常使用需求的车。

就当是偶尔奢侈一把把。

非主流密码管理方案:keepass+dropbox

最近发生了CSDN用户密码明文泄漏事件,还好我没有被波及,因为我在csdn注册的帐号用的是当年的一个通用密码…

不过,从去年开始,我就使用KeePass来生成和管理密码。这个软件将密码保存在一个文件当中,为了防止这个文件丢失,我又将它同步到dropbox里面。

keepass在Android和iOS平台都有相应的免费软件,dropbox亦然,所以应该是一个稳妥而可行的密码管理方案吧。就是麻烦了点…

恢复了链接页面

日志

发现更新了几次wordpress版本后,原来的链接页面挂掉了…可能是因为要生成链接页面就要修改主题,而更新WP版本时默认主题也会被恢复吧。于是找了个专门生成链接页面的插件来做这件事情,直接修改主题来实现功能,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是明智的选择…话说这种交换友链的做法,似乎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得没意义了?

ipod touch升级+越狱小记

最近我的touch越来越不稳定,恰好看到iOS 4.2.1更新且可越狱,便从原来的4.0.1升了上去——然后才发现,redsn0w不支持touch 2G MC Model的4.2.1越狱,可是看各大网站的介绍,都说该越狱支持所有机种——华丽地被骗了T_T考虑着降回去,又查到说降级需要SHSH才可以,那我岂不是杯具了…不管它,拖了个4.1的固件直接用itunes恢复,居然成功了…看来网上说的完全信不过。目前在4.1下越狱完了,希望能够稳定一点吧。最后,对玩弄iOS社区众彻底绝望了,一点都不专业…

那些日渐被改变的生活方式

今天手机提示余额不足10米,于是通过爪机的支付宝客户端给爪机充了50米,还省了多达0.3元。从技术角度来看,除了支付宝的爪机客户端,我的招行信用卡支持爪机网页端支付也是关键要素之一;用爪机给爪机充值,以往真是不敢想的事情,可是现在,做到了。从使用角度来看,可用是一回事,易用也是一回事,如果像App Store那样的能直接绑定信用卡来支付,连我老爸也能轻松搞定的话,那这种生活方式就不会变成:“科技发达啊,我儿子现在都从网上买东西了。”这样的话题,而会变成:“你不是吧还不会在网上买东西,连我都会了。”

梦分析

最近在看一本关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书。最初想看的原因是希望消除那些网上流传的有关段子(例如“你总是想干你娘”)使我对这一学科产生的误解,但看下去以后觉得也许可以借助里面的一些理论和方法进行自我分析,想通一些以往想不通的问题。
书上说,对梦的分析可以了解不少东西,所以想把自己的梦记下来,尽管现在分析不出个所以然,希望以后能供自己参考……

原消息是这样的

原消息是这样的:

北大一学生在今天英国首相卡梅伦对他们演讲的时,用流畅的英语问他:为什么西方国家领导人来中国总是给我们上课教我们如何民主啊?我想问一下,你们从中国的政治制度里学到什么吗?卡梅隆很尴尬回答:这是演讲,我希望这不是上课。

新闻来源。网易还做了个专题。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挺尖锐,不过卡梅隆应能作出更有魅力的回答才对。网易说,提问的年轻人往往问的都是“只有上帝能回答”的问题,“缺乏睿智而平等的交流”。我个人认为,网易只是否认,却没有指出什么才是“睿智而平等的交流”,为否定而否定有失偏颇;而且,对年轻人的“睿智而平等的交流”的期望,若成为一种政治期望,恐怕只是另外一种消灭个性的教育手段,我认为也是不妥当的。

更好的做法应该是鼓励大家提问题时更加乱来,爱问啥就问啥,同时反对学校对参加演讲的学生进行筛选。对于学生们,我想,在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提问者智商下限,让学校和国家颜面扫地的羞耻play后,学生便会进行自我反思,不需要外人对他们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