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至义尽

企业文化这门课让我郁闷坏了:先是一个不合理的请假要求,老师回了个冷言冷语(参考前面的博文);然后个人作业,理解能力低下,完成得不太符合要求,勉强交了之后,某次老师恐吓『只要某个作业不及格,那总分就不及格』,于是很傻地发信问老师我要不要重做,结果又是冷言冷语『重做对你没坏处,你还是重做一份吧!』(真的问得很多余,老师怎么会跟你说『不用重做』呢……)。然后是小组作业的presentation,先是有另外一个小组和我们讲的企业一样(IBM),而且他们先讲;然后因为大家踊跃提问,轮到我们小组时lxq只讲了一点『与前面小组不同的地方』就不得不下课了;第二次想重讲,结果由于技术问题没讲成功(永远记住老师那句话:『那你们自己解决,下一组。』),最终也还是没讲成功。
刚刚重做了个人作业交上去了……每一封给老师的邮件都客客气气,不过收到的回复的都是冷言冷语,大概社会就是这样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尽管私下交流很不爽,但是课堂上学到的东西也是独一无二的珍宝,许多都是改变我宇宙观的观点,这使我对这个老师的评价非常的矛盾。
刚好教学评估,像文革一样要求每门课都要有几个不及格。
课已经结束,考试即将到来,课件还没看过,希望不要因为各种各样的怪事给我个不及格就好——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还没有不及格过。…

真是的,两个老师都不批准回家找工作的请假啊……

我觉得这个要求还不算太离谱啦,不过老师都非常凶的样子,一个说“这种事情不归我管,找本科科申请吧”,另一个说“这种要求不合理,如果你坚决不来上课就扣掉16分(16节课)的平时分”,呜呜~
是不是本来这种事情就没必要向老师申请的?都是一走了之算了,“反正也不会给挂”?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仍然不太愿意这么做。我也不打算在找不到工作时埋怨这两个老师。反正就是这么回事而已。
还要低声下气给老师回邮件,收回请假的请求,希望他大人有大量,不要因为这种请求先入为主地给我扣上几分就好。…

杂粮

EC的大作业讨论
        花费了整整一个晚上,似乎总算是把方向纠正过来了;并且非常有成就感,因为我主导了这次方向纠正行动。果然是“理不辩不明”啊,并且那种无视当前共识的意见会被鄙视得很惨的样子……嗯,只有建设性的,符合已制定的原则的意见是被接纳的,我们不需要漫天飞舞的大方向,也不需要夸夸其谈的千针不见血。

Some test:你是异性的抢手货吗
B.友情至上
异性眼中抢手度:☆☆☆☆☆☆
实际抢手度:★★★★★★
你是个能够跟异性相处融洽的人,很容易跟异性成为好朋友。这样的你在异性眼中当然是很抢手的。但是对你来说,或许朋友比恋人更加重要,你觉得跟异性朋友相处要比跟同性朋友相处来得轻松,但是却不怎么会想跟异性朋友有进一步的发展。你觉得友情可以让你快乐,而爱情却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这样的你,一旦跟一个异性成为了朋友,就不怎么会想要发展成恋人。因此,你并不适合日久生情,一见钟情反而会比较适合你。
        origin:http://astro.sina.com.cn/t/2007-05-30/153339268.shtml

关于某封给老师的邮件
        发生了让我感到有点可怕的事情,我在给某老师的邮件中提出了自己对与课堂教学和小组讨论的一些看法,没想到老师的回复中包含了她对自己的一些“不妥”做法的道歉,还有表明以后不会再做那些“欠妥”的做法(用引号的原因:我没有认为不妥!!)。这可让我有点慌乱了,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发表出让老师改变做法的意见,也许是什么地方措辞不当让老师有点想不开?……无论如何,持续交流中。很喜欢这个老师(所以才会给她写邮件),让她觉得不高兴,感觉真的非常不好。…

夏天到了·新课老师的感觉

还没有吃饭,为了把垫褥换成软席;此外还要洗掉原用的床单。
        今天去爬了山。下次开始要挑傍晚去,中午去还是有点热;但在植物园没有太阳的地方,感觉还是很好的。有一种树,掉落的叶子血红血红的:地上是一大片的红,树上,绿叶中夹杂着几片血叶,有种恐怖的感觉。

        对夏学期两门新课的老师的感受:

《企业战略管理》
        对于任课老师,听到了一些以前上过的同学的评价:“恶心”,主要是作业多;此外还有讲得不好之类说法。自己亲身体会之后,第一种感觉就是很有激情,很进入讲课的状态,虽然幽默能力并不强大(呃,就是那些他原创幽默基本没人理解),但是无论何时都可以成为听众的焦点。老师鼓励课堂的自由发言,经常突然就和某某人进行观点的辩论,但我并不赞同这种做法。总的来说就是,就目前看来非常值得期待的一门课和一个老师。作业多我不怕的,关键是独立完成,而非小组完成——原因众所周知的。

《管理沟通》
        这个老师有点儿铁腕的感觉……每次都要签到,冒签被发现就0分处理了。此外课堂一开始就表明相互尊重平等交流之类的,讲课也很有强气的感觉,可是并不是总能引起我的兴趣。还有一些课堂讨论,名义上的要求颇为严格,实际上还好了。据说也会有课外作业甚至社会实践的感觉,据我了解,有可能是类似于调查EC与IMIS两个专业之间和专业内的日常沟通情况(主要是渠道吧)这样的作业,有点恶心的样子………

考完试了

很久没有扯“家常”了呢……春学期只有两门考试,不过都还是让我费了不少心机,因为平时上课基本不听课的,全部用来林语堂了,嘿嘿。经管类的考试,通常关键就在于考前一天,不过呢,这些个课的大作业也是需要煞费苦心的,为了这些大作业,和lc都付出了不少,偶尔还有类似于冲突的情况发生……记得做计算机安全的作业二的前一天晚上,lc在我旁边坐了一晚上,让我偷懒的愿望破灭了,十分不爽,当时几乎都要杀人了(而且,关键是整晚什么都没干)。睡觉时想,嗯,我不努力一点的话,可能就准备放弃考试了;第二天便见切+热血+幸运+努力了(机战中毒中……适当理解意思就好),一个人完成了60%的关键作业量,剩下一点就交给其他人了,晚上(考前一晚!)继续游戏……
        引用某人的话:“我不读研不去外企,考试过了就好。”我还不至于这样,不过对考试什么的的重视程度大约是高中的1/17吧,无论如何还是希望每科有个80分以上吧(不过实现不能了)。就经过这大作业和考试的折腾,我觉得自己乱掉了。
        虽然妈妈非常努力地劝说我回家,还威胁说要要帮我订机票了,不过最终还是不回去了,呆在家里是很好,不过会有一些麻烦事情吧。留在学校,无所事事,而且有很多乱的事情在烦着,至于是什么事情,引用赖昌星的话,“这种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你去问我的律师就可以了”,哈哈。很希望有一件事,能够让我宏观上见切+热血+幸运+努力一下,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颓废了啊,颓废就会混乱。
        五一的计划:

  • 收拾自己的窝
  • 努力洗衣服
  • 花一个下午呆在之江
  • 爬一个下午的山
  • ACM做个六七题
  • 游戏……(鄙视我吧)
  • 接待某夫妇的杭州之行
  • 必要时写写人生计划,那种事情,虽然写了不一定实行,不过不写就铁定要无尽地颓废了。
  • 发掘若干的潜力股?这种事情是不是交给老爸干比较好。重仓的华联周五跌停,搞得人心惶惶啊,我的意思是叫老爸选个止损点,因为华联是继续看好的……

近来频频暴走啊……外一篇

上星期四sj追问我gb和syy的到底哪方面相似时,由于无法用语言表达感觉,暴走了;
星期一下午创造性思维小组活动,众人热情高涨努力工作而我因为困倦一点忙都帮不上的时候,暴走了;
星期二上完计算机信息安全之后的电子商务系统设计与实现小组讨论中lhx给出了对我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务”的时候,暴走了。

暴走完冷静下来之后我真的很愧疚啊……
希望大家能够原谅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持续了一个学期的感冒还没好
我已经做好了用泰利必妥(氧氟沙星)和感冒同归于尽的准备了

外:论“不可能的任务”

  1. “每人负责一个学院”,我除了管院真的找不到哪个学院能够认识5个人,更不用说请他们做这种访谈了;
  2. 其实一开始不要提出上面那个让我暴走的方案,直接说5人中只能有1个管院的同学就可以了,剩下4人在外面找,也应该能做到相对的均匀抽样吧;
  3. 我把访谈的评价指标转化为简答题了,美其名曰“化不可能为可能”;
  4. 朋友到要“用”的时候才发现不是很够;
  5. 然而到要“用”时才想起这些朋友,我真tm人渣啊(诸位看官请想象我站立在秋风萧瑟中的情景);
  6. 朋友们真的对我很好,二话不说就答应帮我做了(龙哥还承担了我的一个任务指标),呜呜T_T;
  7. 为了报答全世界对我的好我会努力的。

 

单纯型法

关于单纯型法的发明,据说是这样的:某人睡懒觉,起来才记起要上课,于是匆忙去教室,发现已经下课了,黑板上留下几道题目,遂以为是作业,抄下来回去做,两星期后带着一副痛苦的表情把答案交给老师,还说很抱歉,那节课没有听,所以做了很久才把作业做完,老师疯掉了,因为那几道题是老师向大家介绍的当时世界上公认的几大数学难题,结果被这个睡懒觉的学生当作业全部做出来了。
       该学生其中一道的做法,就是单纯型法。

       明天考《应用运筹学》,于是昨天晚上开始看书,先要看单纯型法,然后是对偶理论和灵敏度分析。看理论远没有做题效率高,所以我找了书上的习题中的一道来做——第一次战战兢兢地用单纯型法实战题目,算了半天,发现了预料之外的情况,于是回去研究自己有没有算错——发现有没有算错的地方的最好方法并不是再算一遍(因为很容易重蹈覆辙),而是尝试找第二种算法尝试算出同样的结果,但当时对单纯型法的原理不熟悉,觉得每个步骤似乎都是有且仅有一条路径达到的。不过我不信邪,开始刨理论,终于明白那个说得很牛的矩阵“旋转”就是初等行变换求逆矩阵>_<(叫“旋转”也许也有深意),单纯型法是种逐渐逼近最优解的方法,为了决定最优解不停换基+旋转矩阵,为了验证某次旋转有无错误,只需要从初始矩阵直接旋转过去然后对照……对照后发现自己没有算错,难道遇到了传说中的无界解或退化解?书上说得并不清楚(Tsinghua  University Press的,sigh),只好开了LINDO来做,做出来结果是Unbounded,也就是无界了,也就是书上印错了
       郁闷了一段时间(多灾多难啊,做第一道题目就碰上这些麻烦),随即又释然了——如果不碰到这道题目,我肯定就懒得深究单纯型法的原理了,记住怎样用就够考试用了。顿时觉得自己从单纯型法中得到了“注入灵魂的力量”。
      今天下午开始看对偶理论和灵敏度分析,发现昨天对矩阵旋转的理解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瞬间就明白了(平时上课明白的是怎么用,袁大伯很少讲原理,更多讲他多年使用经验中得到的各种简化使用的方法),很高兴,照例找题目做,做了若干道题目都比较顺利,也碰到了退化解情形,从而发现了我的某些推测(每次迭代都会把一个最优解中的基变量放到基解中)是错误的。最后做到一题,激动地以为自己遇到了可遇不可求的对偶单纯型法退化解情形,最后发现只是自己看错了。
       通过单纯型法和对偶理论,我再次发现,数学真的很漂亮,特别是对偶理论,我感到了其中深含的相生相克的道理。

       后记:考试中单纯型法考得很难,大家叫苦连天,我庆幸自己临场推理论的能力还可以,最后没有留下什么遗憾,嗯。

恼人的网络营销

       已经很难用几句话来概括上《网络营销》这门课的老师如何不好了。对这个老师的负面印象,我想,已经是全体上课同学的共识了吧……很想说,为什么ZJU会有这样的老师?!
       首个负面印象来源于对我们的电子邮件的漠然。通过email给老师发作业,老师收到了回复一封确认信,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好吧,也许只是我们习惯了收确认信——这个老师居然不回!我们第一次要求他回,他说他没有这个习惯;第二次,说那我回去给你们回一下吧;第三次,说“如果你们在发邮件过程中没有出问题,那我应该是收到了的”这种话来敷衍;第四次,他终于打开自己的收件箱,让我们看看里面有无自己的邮件。
       第二个负面印象,来源于他出的同时也是他使用的教材。初初一看,觉得还蛮厉害,Tsinghua Univeristy Press的,认真看了几章,发现了不少市场营销和企业战略管理的内容,觉得自己这两方面没有基础,于是去图书馆借了这两门课的教材来看——一看才知道,这本所谓的《网络营销》教材根本上就是大大地抄市场营销的内容,小小地抄企业战略管理的内容,再从网上拉一些毛毛躁躁的东西,美其名曰“传统营销理念在互联网时代的应用”,欺负我没有玩过Internet啊?教材第二部分是一些所谓的专题讨论,后来才发现就是把以前上这门课的同学的作业放到教材上而已。
       第三个负面印象,来源于课堂讲授。此人经常对话语进行不恰当停顿,经常讲了后句忘了前句,思维跳跃度惊人,却又会突然想起某一点未讲而往前翻若干页课件。一个学期下来,课程内容完全不成体系(这点我原谅他,因为网络营销本身就没多少成体系的东西),甚至在最后几堂课完全是想起什么讲什么。经常点名就算了,发起的课堂讨论总是花许多时间来总结,但总结中对我们的讨论的反馈等价无穷小。
       第四个负面印象,来源于布置的大作业。主题是网络调研,给出的调查题目都是企业相关的,可怜我们这些弱小的本科生,哪里去找那么多企业来接受我们的调查……他自称拥有一个可以发布网上调查问卷的网站系统,“可以让五湖四海的人都来做我们的问卷”,实际上他的助教也无奈地说“以那个网站的速度,要是非校内的人来做问卷,绝对是无法忍受的”。找不到企业的人来说怎么办啊,他说,”可以让你们身边的同学帮忙做啊“,乖乖,一个学生怎样回答”请问您的企业对市场调研能力的重视程度如何“这种问题啊?——最后终于要做展示了,死慌我们拖堂,每一组的每个人的演讲稍微长一点就打断(为了鄙视他,轮到我讲的时候,我用30秒把我那部分结束掉了,很幸运地没有被他打断),按出一页内容稍多的ppt马上就说”这页直接过了,讲下一页“;最后所有组的展示都结束后,却剩下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支吾了一会儿,总结了一下(惯有风格,反馈等价无穷小),终于决定下课。
       第五个负面印象,来源于上面提到的那个网站,不过这算是我的个人意见了。我想说,这个网站实在没什么了不起,连最基本的ASP输入检查都没有做好,不值得拿来吹。不明白的是,这样的东西也能成为一个课题,看来我们的科研经费真是拿来浪费的。
       还有一些别的印象……我想不起来,不过我想上面的也够了。一舒胸臆之后觉得畅快多了。我对于老师种种做法的原因猜测,就是无视学生的同时利用学生,我想,我们做的作业,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把问卷挂在那个不可能有人来做的网站上,目的就是让他以后的教材内容更”丰富“,让他的”科研“看起来很有成果。
        不过算了,看在3学分份上。而且除了发牢骚,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CRM翻译作业汇报·有种把袁大伯语录记下来的冲动……

有一个软件,主要用途就是通过你的音箱/耳机播放白噪声。什么是白噪声呢?就是一种特殊的噪声-.-,这种噪声可以覆盖掉周围的特定声音(如他人的谈话、音乐等),但是不会影响你的工作。现在,当室友们高声讨论《曹操传》或者某某网络小说的时候,我就打开这个软件来保证自己还可以学习或者工作。图中的设置是声音比较轻的白噪声(音乐+自然声音),如果要覆盖掉绝大部分高声谈话,请把Voices的Volume拉到最大。有这方面烦恼的,不妨找来试一下。
说了点闲话,今天的第一个话题就是CRM(客户关系管理)的论文翻译作业的汇报。快要轮到我上去汇报自己作业的时候,我跟周围的人说,我那篇论文整个就是一个系统动态模型,展不开,估计一两分钟就可以讲完了(老师给每个人定的汇报时间是3分钟,大部分人都用了4-7分钟,少数甚至十多分钟),真正讲完下来,同学说,我也用了六分钟。颇为惊讶的说。不过我做的ppt和人家的不太一样,很多人都是把要“讲”的内容放到ppt上,那汇报时就可以照着ppt读了,我关于翻译的论文的主要内容的部分只有3张图:模型结构、模拟条件、模拟结果……
就这样,某个让人元旦都过得不安乐的任务完成了。
另外一个话题是“有种把袁大伯语录记下来的冲动”。袁大伯是什么人呢?上我们《应用运筹学》的老师,他经常在课堂上和我们闲聊,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句句有深意。可惜习惯于上课走神的我,回寝室之后也就记得那么一两句——今天闲聊的关键词:十大元帅、黄埔军校……还有些关于文学大师的,记不灵清了。我打算听袁大伯的话,去把林语堂和钱钟书的作品借来读一下。

运作管理的presentation

这是一个团队作业, 假设紫金港的某项体育场地可以收费,进行相关调查和访谈从而确定一个合理的收费方案。

我们小组选择的是羽毛球场的收费管理分析。
从上周五开始就一直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去准备,包括发问卷、讨论问题、做PPT,直到昨天晚上,正式确定了自己必须承担至少50%的陈述工作,却像是解脱了一样,视巨大的压力于无形。

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甚至发梦的时候都在假设大概大家会问些什么问题,我应该怎样回答,非常幸运的是,今天提的问题都在我的计算范围内,所以可以比较好地回答(尽管这个答案不会让大家满意)^_^,啊呀啊呀,终于把最最大的一块大石扔掉了。

再一次证明了,不确定性是我最讨厌的东西,而不是悲伤、痛苦或者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