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讨厌的感觉……

明明已经向现实低头了。

可是哪怕只是小小的天马行空,都要碰到现实的枷锁。

原本以为自己就算是现实如何的不顺利,至少都能够让自己的心灵自由的。

现实却不断地入侵,连睡觉前的天马行空都要在对明天的工作的担忧下进行。

就连在辗转反侧中不停地想到的事情,也变成了对现实的恐惧、不满和担忧。

我的灵魂中,分明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驱使我破坏掉现有的平衡。

可是对失去现在的一切的未知明天的恐惧同样使我动弹不得。

现实和现实以外的东西,难道没有办法完完全全地区分开来吗?

我都已经向现实低头了,像下贱的奴隶一样低头了!

为什么还是无法给我心灵的自由!

为什么要不停思考未来!为什么要变得现实而不能够假装很现实!

为什么要想变得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不想平凡地过这一辈子!

我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应付过去的,可是现实告诉我,远远没那么简单。

现在只是在憎恨着自己,在不甘心,不甘心如此平凡,不甘心已经如此平凡了还要饱受折磨。

然而如果人生本来就如此痛苦,那我原先大概只是没有想象到它的痛苦的程度而已。

只是以为,选择了一条平凡的道路,就可以活得很轻松。

我错了。

无论选择是怎样的,人也没有办法轻松地活下去。

心灵的自由,原来不是可以通过和什么东西交换得来的。

就算到地狱去,将自己的肉体燃烧殆尽,我也不确定是否就能够得到自由的心。

那东西,到底在哪里,我到底该如何得到它,

现在的我,

毫无办法。

好讨厌的感觉。

好想哭。

不该失望的失望,不该绝望的绝望

论文初稿交过去,然后被叫去办公室接受审判。
“总体很不错。”
“是自己努力的成果。”
“能够自圆其说。”
“我都认真看了,别的我不会这样做的。”
“存在的问题是blablablabla……”
像乌鸦和浣熊那样猛点头地听着,想着,计划着后面的修改。
“这篇文章改改可以发表,即使不能发到顶级刊物,二级的也应该没问题,……”
心开始往下沉。
啊,发表吗。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的行为啊。
显然,发表的意义不在于我……
为什么就在黑暗中等待着老师结束和准研究生的讨论。
为什么就那样听着也觉得幸福。
为什么沿着由方形地板组成的矩形轨迹走了一个小时。
为什么把办公室门口墙上的Science的i上面的小点点从地上捡起来然后粘回去。
为什么心那样痛。
为什么总是轻易放弃那些本应触手可及的东西,
却不懂得后悔,
并找出一堆“Don’t mind”的理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