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 Out for Spiritual Life

I’m talking about ACGs only, though it may suit to other fields.

Mentally, I’m enjoying knockoffs and imitations actually. Maybe there are original works, but they are almost facing preasure of harmony. Now, P2P is being clamped down all over the world, it is possible that our cost-free but illegal entertainment, especially those we long abroad, will become history.

Despite the saying “When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and perhaps individuals who are reluctant to be under the control will develop new sharing protocols that is anonymous, encrypted and difficult to block, but we’ll face a great desperation until they appears, let alone that they might be difficult to apply; Further, revolution might be launched but that’s really going too far.

Anyway, I’ll try my best to cope this difficult position, with what I call “tanteale”. Points are list below, which is hoped to serve someone.

  1. There always are tactful ways to access those blocked normally, otherwise try to be the last one to be blocked.
  2. Start to backup those you favor, or they will disappear overnight.
  3. Turn to cost-free ones, including but not are not limited to Touhou, Vocaloid and other doujin creations.
  4. Do not complain, let alone fight. I think it worth swallowing the anger until the revolution comes.

压力,来自于信用卡账单!【外一则】

下个月的账单余额要超出我工资的2倍了……
就算不出去蒲,不给银行赚利息的机会,也还是月光女神在眷顾我啊……
Anyway,其实大家都节省不消费,世界经济就崩溃了。
要努力工作,无论是帮人借钱还是搬药材。

外一则:关于友情链接。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友情链接好像还是n年前的,于是认真清理了一下,把那些很久不更新blog的家伙清理出去了——当然也有例外,大家自行发现吧。
在一般网站方面,清理了一些当年为了装B才去看的网站,补回了一些现在(还)在关注的网站。动漫风越来越浓了,嗯嗯。
向坚持更新blog的人们致敬。…

平衡是永恒的话题

人不得不考虑活在剑刃上,可是人有时也不得不走向极端,其动因也许是某个最大化/最小化的规划问题,所以不得不忍受另一个极端的反噬,或者在矛盾中走向分裂。我家有伟大的中药背景,金木水火土,甜酸苦辣咸要平衡的道理深入我心,可是那长期被攻击输出的潜在的第六行或第六味在不知不觉间侵蚀着我,我却浑然不知。
罢了,反噬之痛就忍受忍受,分裂之苦就想通想通。
生活的多维天秤摇摇摆摆,平衡和稳定,鱼和熊掌。

好惨……烧水的壶的底座被查违章电器的收掉了……

这回楼长亲自查,我刚好上厕所了,回来就五六个海军陆战队的站在我桌子前面问“底座在这里,壶呢?”“606四床,洗干净脖子等着受死吧!”我连忙说壶上次已经带回家了可是底座老是忘记拿回去,又主动说“你们把底座先拿去好了我寒假回家再来拿”,于是它们又说“反正你只有底座也没用”“看你认罪态度诚恳就网开一面,廷杖一百然后发配吐蕃算了”,然后乱哄哄地带着战利品走掉了。

可怜我今天早上喝着半开不白的茶,呜呜呜啊啊~…

啊啊啊……不更新对不起党……

其实距离上次更新也不是很久……不过上篇写的东西太没谱了,这次写点有谱的嗯。
        秋学期的考试加上传说中的教学评估,成为了我错过无数好企招聘的借口……现在已经没多少感觉合适的企业在招聘了……找工作的问题耽搁了许久,估计即将要成为家里蹲一族了……不过这么现实这么沉重的话题不符合我的风格,还是说点轻松的嗯。
        昨天体能测试,立定跳+1000m,骨头架子都散掉了……然后然后,这几天严重缺乏睡眠,而且长期处于高度精神集中的『用户体验研究』状态(OLGame……=.=|||),现在长期处于感觉相当恶劣的状态,不过躺下就能睡着倒是不错……
        昨晚很无聊,便去味风堂搓了顿。第一次去是guoguo同学的生日,然后觉得还不错就偶尔去了……推荐大家去这个地方啊,特色菜是蝴蝶骨,石头牛肉建议吃且仅吃一次,个人认为手撕沙姜鸡也很不错……古墩路371号,817在桂花城下或者打的到金田花园就好了。吃完之后一路走回来,虽然刚跑完1000m但果然这样子走回学校感觉还是相当好啊。
        今天本来打算去查良镛的什么名誉院长颁发仪式暨交流会,不过我从5点开始睡睡到6点半才吃饭,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开始有半个小时了……还是去了,到的时候看到许多人从现场直播的房间冲出来,大约打算冲到查良镛所在的房间拿签名?于是直接去现场直播的房间,貌似查良镛刚发表完某某讲话然后开始接受提问……老人家说话都直哆嗦了,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但是拜托诸位不要问『你如何看待当今中国道德缺失?』『你是如何参与政治的?』这种变态问题啦,存心为难老人家么,真是的……和他拉拉家常聊聊武侠就好了……还有个人竟然张嘴就是『茶』良镛,太丢ZJUers的面子了。
        以上是非闲话,下面是闲话:怎样找到真正好的东西?
        在网上混久了就变成怀疑论者:一切都不可信。某段时间泡cnbeta较多,看着大部分的评论都像是托:肯定是收了钱然后给某利益群体说话的。于是,渐渐不知道什么是真正值得推荐的了,因为所有的推荐都可能是基于某种目的——又变成了《货币战争》那样的阴谋论。说起《货币战争》,本来我是郎咸平的忠实支持者,看完《货币战争》之后就觉得,他会不会也是某利益集团的托啊?呵,恕我冒昧了郎先生。
        但现在我还是感到,有那么些东西的确是好的,因为我相信推荐他的人是好的。网不易、煎蛋、草莓、小众软件、月光博客和对牛乱弹琴等,我没有任何理由地相信着它们并不代表某种利益集团,于是它们所推荐的都会让我非常感兴趣:王小波也好,青铜骑士也好,Randy Pausch’s last lecture也好。我开始看王小波是因为网不易的糖和尚的父亲是他,青铜骑士是王小波推荐的,而Randy的演讲则来自网不易中提到的朱学恒的路西法地狱的推荐。所有这些我都去关注了,阅读了,思考了,所以我不再抱怨信仰缺失,不再信仰虚无,像是空中的安泰俄斯落在了地上一样。
        当且仅当这个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传说中的Web2.0,传说中的Social Network。

ps:觉得自己写文章都是杂记一样的,一点都不能围绕固定话题无限展开,难道我真的是王小波说的那种只看文章摘要就会很满足的,不懂得欣赏小说的屎人?…

呀叻呀叻~~鄙人回校鸟!!!

下飞鸡后坐摆渡车(4折鸡票上鸡的时候要坐摆渡车;3折的话,下机还要坐,囧rz……)去国内到达的入口,一个小loli站在我后面蹭啊蹭啊,啊啊啊啊啊啊,实在是太萌了,实在是有一种的冲动……

学校真是乱世啊乱世,不过乱世才有激情!
方针已定,还是不要到太远的地方去工作,决定珠三角内找工作!找不到就回家全职做金融狙击手(囧~)——说笑了,回家就随便找一份好了。
现在的问题,啊啦,也是永恒的问题,如何在简历和面试中温和地和一点儿都不拽地表达出自己的才能是公司应当聘用我的理由?…

又到考前悠闲时

还有些作业要做
初步计划就是英雄无敌3+做作业+IMIS@88

桌面的123.txt是用来记录在听21CN网络电台过程中听到的好歌的一句歌词的;只要有一句歌词就可以找回这首歌。
最新一批被我“发掘”出来的是:

郑伊健-发现
郑伊健-一对对
陈洁仪-揭晓
李克勤-爱不释手
郑秀文-跳伞
容祖儿-沙堡垒
容祖儿-一个人砌图

一路听下来,心中像是产生了一个正面情绪的黑洞,听完之后遗留下无限伤感……

ps: 21CN网络电台挂了很久了,急寻粤语网络音乐电台
1、无广告
2、播的歌有50%以上的粤语…

考完试了

很久没有扯“家常”了呢……春学期只有两门考试,不过都还是让我费了不少心机,因为平时上课基本不听课的,全部用来林语堂了,嘿嘿。经管类的考试,通常关键就在于考前一天,不过呢,这些个课的大作业也是需要煞费苦心的,为了这些大作业,和lc都付出了不少,偶尔还有类似于冲突的情况发生……记得做计算机安全的作业二的前一天晚上,lc在我旁边坐了一晚上,让我偷懒的愿望破灭了,十分不爽,当时几乎都要杀人了(而且,关键是整晚什么都没干)。睡觉时想,嗯,我不努力一点的话,可能就准备放弃考试了;第二天便见切+热血+幸运+努力了(机战中毒中……适当理解意思就好),一个人完成了60%的关键作业量,剩下一点就交给其他人了,晚上(考前一晚!)继续游戏……
        引用某人的话:“我不读研不去外企,考试过了就好。”我还不至于这样,不过对考试什么的的重视程度大约是高中的1/17吧,无论如何还是希望每科有个80分以上吧(不过实现不能了)。就经过这大作业和考试的折腾,我觉得自己乱掉了。
        虽然妈妈非常努力地劝说我回家,还威胁说要要帮我订机票了,不过最终还是不回去了,呆在家里是很好,不过会有一些麻烦事情吧。留在学校,无所事事,而且有很多乱的事情在烦着,至于是什么事情,引用赖昌星的话,“这种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你去问我的律师就可以了”,哈哈。很希望有一件事,能够让我宏观上见切+热血+幸运+努力一下,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颓废了啊,颓废就会混乱。
        五一的计划:

  • 收拾自己的窝
  • 努力洗衣服
  • 花一个下午呆在之江
  • 爬一个下午的山
  • ACM做个六七题
  • 游戏……(鄙视我吧)
  • 接待某夫妇的杭州之行
  • 必要时写写人生计划,那种事情,虽然写了不一定实行,不过不写就铁定要无尽地颓废了。
  • 发掘若干的潜力股?这种事情是不是交给老爸干比较好。重仓的华联周五跌停,搞得人心惶惶啊,我的意思是叫老爸选个止损点,因为华联是继续看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