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搜索成功

没错,就是人肉搜索,而且只是我一个人干哦。

不是有个理论叫六度空间理论吗,那是一种信念,人肉搜索的信念。

今天的考证目标是一个歌姬,她的歌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本人却在表世界中销声匿迹了。

她的名字也是一个普通的日文词语而已;幸亏她有一个用来放歌的网站,这个网站有一些社区功能,尽管都是很鸡肋的功能而已。

最终导致成功的切入点是她的好友。尽管她的名字和她好友的名字共同搜索并没有得出什么有价值的结果,但是在寻找她所活跃的社区的过程中,尝试将她的任意两个好友的名字放在一起搜索,找到了一个她的可能性的博客,然后在博客中最终发现了她放歌的网站的连接,最终确认了她是那个博客的所有人。

于是了解了很多关于她的事情:

1、06年只是一个初二的学生,所以是个大约92年生的小mm;
2、腐女;
3、喜欢钢炼;
4、有严重的中二病,初二……不,也许是更早的时候就已经陷入如此复杂的感情漩涡之中,现在的小碰友到底是怎样活下去的啊……
5、尽管容易中二病发作,但恢复也很快,各种各样的感情都能够随意地写出来,就算有时候确实写得不怎么样……
6、大约是由于最近的作品招惹喷子了,目前稍微有点失落,歌姬事业有所消沉……

大概还可以进一步考证下去的,不过到现在的水平已经超出人类社会发展平均水平了,就足够了。

赶快成长起来吧,XXX【绿·坝·娘:“随便发人家网名什么的最讨厌了,屏蔽掉屏蔽掉~”】酱。

 

前路渺茫中

碧桂园基本上收标叔了;H君也收到了他说不太适合他的offer。Offer这东西,以为还很遥远,一转眼就降临,虽然不是降临在我头上。
和标叔聊了很多,简历交换来看之后,感到自己的简历已非本意,『在简历和面试中温和地和一点儿都不拽地表达出自己的才能是公司应当聘用我的理由』在字里行间并没有体现出来;相比之下,标叔的简历先得温和得多。本来简历风格应该针对不同类型的公司,不过我没有考虑到自己能进/想进的公司的状况,这可能是最大的问题。
另一方面就是,标叔的简历的内容基本上是集中在某一方面的,对于HR来说,应该能够比较轻易地通过简历看出他的专业和气质;相比之下,我的简历的内容虽然多,但是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显得比较混乱,而且分点说明感觉上也比标叔的摘要式描述更具有侵略性。一边和标叔聊,一边在work@88闲逛,其实88上貌似更推崇侵略性的简历(诸如强调『唯一』、『只有』),还是那样,本意非如此,但拿这些经验来作参照后就逐渐变成这样了。88上讨论的企业也许就是需要侵略性的简历去对付,而我,应该有更多自己的考虑才对。
和标叔聊完之后又和H君聊他的offer……他说他觉得那个offer不应该是他的,又说他的今后规划因此有所改变了,但在我看来,他纯粹是在找抽,哈哈……玩笑归玩笑,我现在不喜欢想大长远的事情了,不确定性太高,用难听的话来说就是没有大志……而且想着累不是么,有这个时间想还不如打打网游呢……
最后是T君,突然告诉我还是不打网游专心于『人生大事』了。晚上临走前和我pk了几次,然后越说越像生离死别,让我本来凄凉的心情更加凄凉……上星期我还在强制他周一到周五不能上以免影响『人生大事』的,现在突然变成这样子很是惊讶。他说他觉得再玩就太对不起爱人了,『Diky然之』,这算是根本原因,但导火索是他在全服第一大行会找不到一个人人帮他杀Boss。他还举例说,他以前玩某非著名网游时大家都很互相帮忙云云……有人帮是幸运,没人帮是命运,我也只能这样说了……

今天遭遇的事件实在不少,所以发长文纪念之。找工作之路虽前路渺茫但尚未走完,而我其实很少在一件事情完毕之前谈论它的,今天很例外,我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然后所做的能够成为那些所谓的『契机』或『转折点』。…

没有比某i更新blog更大的事情了

前途啊命运啊什么的
到底是她写的与我所在乎的相吻合还是我刻意地在乎她写的东西呢?
不过连父样都批判我完全不像一个即将踏入社会的人了
在家是小朋友,在外面是马谡

越看她写的东西就越觉得自己窝囊
虽然她所期待和她正拥有的并不是我所期待的但我现在一无所有
瞬间连颓废的借口都找不出来了真是

我到底需要些什么呢?
是不是又要华丽地病一回才能知道………

转换心情

整个早上都在和NB讨论“那个问题”,基本上是让NB挖掘我的心情,最终的结论是:我的潜意识的最终目的就是让我到达现在这个状态,所以现在这个状 态应该是期望中的,没有任何的残念存在的状态。后来又聊起我未交学费的问题,NB就通过用自己的更加悲惨的状况来衬托我遇到的状况的不悲惨:他在“那边” 遇到了许多的挫折和麻烦,并且没什么人可以帮忙。

无论如何,大家都活得不容易就是了;不过我的不容易是自找的。

上天还是很懂得我的心情嘛,刚刚在考虑是不是到处逛逛去转换心情,马上就有了一个机会:被拖出去剃头。现在的头发很短,变得灰常灰常奇怪,虽然原来的太长也好不到哪里去;剃头完毕以后又回了趟外婆的旧屋,这回是妈妈带我回去,重走了不少当年天天走的路,感慨着旧城区的变化。回去以后给外公上了香,收下了两封红包(外婆居然都准备好了啊lol),妈妈又把顽固的外婆数落了一顿:大热天停电,居然还执意留在旧屋里面,决定采用暴力手段把她运到三姨家里。

就这样转了半个大良然后回家。我似乎只是旧城区的一个过客:纵使每天经过,也无法融入其中。尽管如此,心情还是好了许多,果然还是出去转转比较好。

有些事,在得到明确之后,反而有一种痛快的感觉。

看完了一个Blog,外加一个相册。一切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原来一个人是可以活得那么好的啊,原来我只看到了地上斑驳的树影,却看不到那星星点点的光。遥远的梦终于被现实破碎了,这次很彻底,大概不会再有任何翻身的余地了。

我会像以前那样迅速地淡忘吗?不会,因为距离产生的美会通过虚无的传输不停地给予我刺激,后面的道路,如果我不沉沦下去,如果我不沉沦下去……我的思维到达了无以复加的混乱,当然可能是夜深的关系,但是我的外表却终究保持着平静。只是一种习惯。

当这篇日志也成为了痛苦的根源之一,当光标不停地吞噬着无序的文字……我只剩下躯壳,灵魂被碾为粉末。秋天来了啊,不知不觉间,一瞬间。

这就是一个事实:有那么一个人,她的真实存在会让另外一个人崩溃。

* * * * *

要去收起一些忘记收的药材,然后睡觉。Anyway,上面只是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