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丢失了的东西

昨天看到有人转发一张3月3日广州YACA漫展上的恋恋的COSPLAY场照返图,被惊艳到了,马上转给Foot哥和添,他们的回复同样也是惊讶和赞叹。继而惊觉,我们似乎已经不再留意广州方面的漫展许久了(一直都只盯着成都Comiday),一切的发展似乎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然后也给娘娘看了照片,她站在女性的角度也对这张作品给出了十分的赞赏。我翻回微博,才发现这位COSER已经关注了我,我却没有回粉对方T_T,连忙补粉了一下(同时收获了娘娘的鄙夷),顺带着给娘娘介绍了下恋恋这个角色在我心中的地位以及同人创作相关的知识,又介绍了下我之前在微博上干的活——定期浏览并精选好的东方同人绘画和COSPLAY作品并搬运到微博上,可能在国内相关同人创作中发挥的作用(推测因此才得到众多爱好者和COSER的关注),以及我放弃继续做这些事的原因。娘娘听了之后,为我放弃了这么有意义的一项兴趣感到惋惜。

是呀,我又何尝不感叹。


不得不说,面对生活压力时,兴趣爱好总是最容易被抛弃掉的。

先是跑漫展摄影这件事,虽然说不上是因为生活压力(连娘娘都全力支持我),也说不上是抛弃(毕竟还有对成都CD的坚持在),但毕竟能够用在这件事上的「心力」已经少了很多了。对于我这个社交恐惧症患者来说,鼓起勇气勾搭COSER求拍照本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后一旦没拍好的话,各种懊悔和怨恨的负能量也会侵蚀我的热情,更不用提一同跑展的死党们有时候也会不给力并泼上一些凉水。更可怕的是那些热情冷却后的理性反思:我们浪费金钱人力物力,到最后换来了什么?不一定有能遇上优秀的COSPLAY创作,碍于能力和主客观条件也很少能有美好的作品,只有那转瞬即逝的快乐和一丁点美好的回忆。于是我们的行动力一再下降,计划中的摄影器材强化也一再搁置,最后只剩下对成都CD的期待,更多是一种信仰而已。

然后是扫图日常。每天200+POST的阅读量,尽管扫图流程已经优化再优化,但每天还是要高强度扫图长达十来分钟。最可怕的是,一旦有其他的任务缠身,有个十多天没能扫图的话,望着几千的未读就会有种严重的挫败感。就算能够鼓起勇气每天加量扫图,扫的时间长了也难免会头昏目眩。最后还是回到那个终极问题:我这么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这个同人题材的爱好已经大大冷却,难道是为了微博粉丝的上涨?然而微博也早就不再认真经营…

一旦进入了功利的就算,上述两者作为吃力不讨好的典型代表就被无情地抛弃了。是啊,和驰骋于星海的大游戏或者实用的小黄油相比,这些真的是活该被抛弃的。

但在万籁俱寂之时,还是会有无尽的失落感在心中涌现。和最近发生的让人不快的政治变化一样,就是对现实的屈服,让我感到了内心的价值观被践踏。


娘娘满怀诚意地建议我捡回这些东西,我用那些吃力不讨好的原因回复了她,试图证明捡回的不可能,她也只能默默承认。

其实我并不是为了说服她才说出那些个话,更多是为了说服那个从一开始就不服气的自己。

一路走来,确实丢失了很多,很多重要的东西。我还没有决定要回头把它们捡起来,但我是不服的,永远不服。

那些功利的权衡,都是为了打个掩护。我要把这不服的种子深埋在土壤当中,静待它生根发芽。

关于X因素的思考(1)

题记:把我要讨论的重要存在标记为X,是为了让自己有勇气把这篇博文公开发布。不过公开发布本身就会让这篇文章带有作秀的意味,使得文章不「纯粹」,但也无所谓了。
顺便把和X相对立的存在称为Y。

我觉得自己已经是X的信徒了。

若要论原因的话,接受X会让我感到最低程度的认知失调,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这个世界变得更容易接受,而且我有更充足的理由来实行不违背自己心意的行动,同时面对Y等非X的入侵时更加坚强。

然而X的一个主要问题是过分的桀骜难懂,且世界是Y的世界…作为X的拥趸,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家伙的画风和我们不一样呀!」的感觉。

如果是一般的沟通,那还不容易涉及到X和Y…但若是在比较亲密的关系中,X和Y的矛盾就变得如鲠在喉…反思自己的为人处事,越是和我熟悉、亲密的人越是容易被我伤害,很大程度上也可以归因于此。

对于不熟悉的人,我会尊(wu)重(shi)他们的Y,因此反而处得很好;但对于熟悉的人,我会觉得有必要将他们拯救于Y的水深火热,就会忍不住用X来侵略他们,可是XYYX的改变谈何容易!

失落感和无助感,就是这样产生的。

一个过得如此窝心的端午

这个端午过得如此窝心,仿佛啥都不顺利一样,但其实让我窝心的事情都只不过是一些无关重要的小事。这反映了心理感受与真实生活状态之间的巨大差距,谨记之以供日后参考。

窝心的事情,要是认真写出来的话会让多年后的我发笑吧:

  • 放假前一天,一个客户打电话过来投诉我萌单位的「供应商」言而无信,包括具体包括对于某名校学生的彻底失望,威胁要退出并负面宣传我萌单位项目。下班后才收到预期的正式投诉信,虽然还是考虑端午过后才处理,但这几天不免心情收到影响了。
  • 还是放假前一天,刚走出办公室准备迎接假期,领导就来电话交代下周工作…你等到下周开工再讲不行的么!!
  • (上两件事就是那种有意无意破坏别人放假心情的典型)
  • 总之进入假期了,想着可以好好打下游戏,结果『野蛮5:丑陋新世界』一个人打各种不顺利,想着和机油一起打嘛,他又各种没空,于是大部分时间就是在B站捡以前漏掉的视频来看,或者一个人开局『野蛮5』玩个开局。
  • 同学聚会和家庭聚餐冲突,有点闷闷不乐地选择先去后者,然后又发现没有一个相熟的机油去同学聚会,于是聚餐后又选择去帮亲戚修电脑而非赶去参加同学聚会。
  • 刚发现B站的许多视频突然看不到了,貌似是优酷源出了问题。
  • 小金鱼也不回来陪我玩…
  • ……

写出来的话发现其实让人窝心的事情不多也不严重,但好像就是处于①工作有很多压力虽然不关我事但压在那里迫使我把头埋进沙子里回避②想好好放松下却没有相应的条件(没人陪我玩游戏)③想(在游戏里)自娱自乐却(被电脑虐待)自讨苦吃的叠加态中,搞得心情十分糟。

但写出来以后顿时就舒心了很多…其实我知道,强迫自己去看下书的话也能起到不错的效果,但刚刚捧起书时又觉得不如写下来试试看,结果效果也还不错…于是写完这篇博客后我又可以愉快地玩耍了(*’▽`*)

行政心态

简单来说,行政心态是一种人生态度,通过合理地解释人生的各种遭遇以及自我说服来缓和心情的起伏及其对决策的影响。

这种心态是我自己的心得,它来自于我对香港政府的行政行为的观察,而我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去描述它了,于是称它为『行政心态』。

『行政心态』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呢?我想先描述一下在我眼中的香港政府——嗯,从电视上我很有机会看到香港政府的一些行动,尤其是政府官员在立法会上接受议员质疑的场面。议员的言辞往往是激烈、犀利或者充满讽刺意味的,很多时候,像我这样的良好市民看了会感到很不舒服,可是香港的政府官员,应该说是行政官员(例如一个局长,但不包括特首这种政治意味较浓厚的官员),总是用一种非常平和的,不太有感情色彩的语气去回应,内容针对具体被质疑的问题,通常是『当前的情况如何』『我们(部门)做了些什么,例如对当事人的处理或者开展了怎样的调查』『今后要做些什么』,总是坦诚地承认存在的问题,列举可能的原因,又不否定已经做出的努力,是一种冷静得可以说是冷淡,但又非常坚定的立场。

再打个比方,在骚乱当中,示威者对于警察应当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除了言语上的攻击,还可能用各种暴力攻击对待,如石头或燃烧弹;而警察可以保持一种冷静理性的状态,事态在控制范围内,任由其示威;在控制范围外,则坚定地向前推进,实施清场。

我很欣赏这种立场…对于行政部门来说,永远带着这样的立场的话,就不会提出头脑发热的方案,或者朝令夕改。诚然,『一切按规矩办事』的话多少会缺乏些人情味,在某些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有违道德和伦理,但总体来说,应当鼓励行政部门贯彻这种立场。

当然我并不打算更多地讨论政府行政行为。我想表达的是,我们在面对自己那跌宕起伏的、充满不确定性的人生时,如何保持一种类似的立场和心态,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样的经历,反正我对此感觉强烈:

  • 遭遇一个失败之后感到沮丧和失去信心,从而直接放弃了接下来遇到的机会;
  • 取得一个还算满意的成功之后,便放弃进一步的努力,或者说,放弃追求一个更满意的成功;
  • 感到最终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从而在后期放弃努力或干脆自暴自弃。
  • 焦急地等待一个重要结果,在此期间其它的事情的进程都受到了严重干扰;
  • 紧张的工作中突然插入了意外事件,导致现有工作强行中断等,从而严重影响情绪;
  • ……

是的,简单来说就是:情绪影响决策。上面的情景下,发生情绪的变化波动以及造成的损失都是可以理解的,即使真的发生了也很容易找到借口:『当时已经满足了/当时心情不好/当时着急/……』。

问题在于,这些损失其实是可以避免的;而问题的关键是,避免了这些损失的同时,我们没有付出任何额外的代价。

一个政府部门,不可能因为一点工作失职就『停业闭门思过三天』,即使今天落下无数的骂名,明天政府部门还是要正常地运转下去。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人应该拥有的『行政心态』:感情的波动,无论是如何地有理由,也不应该和可以不影响到实际的决策。

考虑到这一点,剩下的就是如何寻找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了。针对上面的经历,我列出我用于说服自己的理由:

  • 竞争是普遍的,失败时难免的;
  • 更满意的成功显然更好,而且,继续努力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 即使有一丝机会也要尝试把握,而且,既然已经接受了挑战就应当奉陪到底;
  • 结果事实上已经确定,若自己已无法影响结果,则无需过分关注;
  • 人生就是充满了不确定性。
  • ……

理由不一定要逻辑严谨,论证严密,只要总体观点是:不受情绪影响,并不会有损失。把握这一点就可以了。

Nostalgia Means Aging

When I first came to this conclusion, I made a decision immediately that I would not go back to things I’d ever favored any more, even if I was still favoring by then; But the realisty is I always regret and think I should not have went back; Anyway, I’m always on the way to the grave.

No one can run away from nostalgia. Although there are many advantages when we look back, for instance, not to make the same mistake again, past is future and so on, but the problem is not how we favor the past but how we disfavor nowadays.

"WTF it is! If it were five years ago, it should have been that…” I can find complains of such patterns everywhere. What has happened during the so-called five years? Nothing but they grew older. Five years ago when they were ruling the world, some others who had been ignored by them must have complained the same. Now it is their turn: the main trend always lies on the younger, so they argue agianst those who have seized their power. For one reason, they are aging.

Exercise of writing in GRE English test 2009

@Diky: I don’t know how to compress its length any more lol. I think I’ll have to desigh the essay’s structure and main ideas first next time.

#:I modified the css sheet, giving a 2em text indent, will it be more convenient to read.

Here is a drawing describing individuals sitting beside his/her computer, surfing on the Internet and contacting others through it. The network has brought us so much convenience that we’ve found it easy to connect to a friend faraway. Even when it was difficult for us to see how he/she on the other side of earth was face-to-faced before, now we achieve this goal thanks to the application of camera and broaden of the network.

But as a matter of fact, as the drawing has also told that we now have an excuse to just live in our isolated house without missing communication with others. When we connect to others only by network, even if using camera or microphone or any other equipment that can tell us more about the others, we gain the convenience, while we lose probably the reality, which means both the real contact and the real emotion. One’s social demand won’t be fed, if he/she just socializes through network, comparing through parties or clubs. What I propose is that we should consider network as a tool but not a life style, by which I mean, we benefit from it when having to talk to others abroad and continue to go to parties or clubs as we can easily do that.

每一个脚印,都是血和肉的混合物

撞碎了无数的生命之后,我渐行渐远,没有风,空气中只有血腥的气味。

他们曾经阻止我走向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他们如此善良。

而我却将他们杀死,还撕成了碎肉块,将他们的身体组织随意涂抹在身上,让他们的后继者畏缩。

就这样让我继续走下去吧,在最坏的可能性中,也只是再多我的一具尸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