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难得如此慷慨激昂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9/04/19/iwantmusic

好震撼啊……其实是在说,如果足够的纯粹,那么:

  1. 一切其实都是借口;
  2.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3. 就算纯粹了,也不会提高成功的可能性,这点才是要命的。

可是文中的学生的想法,诸如觉得自己大材小用了,觉得自己先天不足,觉得一切一切都是社会的错的人大大的有啊……就算朱大如此慷慨激昂,也不会改变多少人的命运,因为那些人从内心深处就对自己绝望了啊。

能够改变的人,不会因为看了这篇才改变;改变不了的人,看了也改变不了……可是朱大还是很慷慨激昂地写了这篇,于是引用并发表评论。

我目前的状态大概是,因为比较能意识到追求梦想的困难,所以不给自己的梦想太大的压力;不过如果有梦想,我也希望自己能像朱大说的那样,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都保持一份纯粹的心情。

创作力低下周期

最近创作力低下,不仅没有办法有新的创作,而且对别人的新创作也无法产生高的兴趣……这里说的创作,指的是『对某种境界的想象的能力』,并不是体现在实体作品中的创作。

简单来说就是,做什么都没劲儿……工作似乎还更加有激情,希望只是周期性现象。

稍微找点东西颓废下吧。——不,我刚刚才颓废完,应该说,难道和最近连续看动画片有关?……

杂物之容器

在自己的未来上,由于遭受了一点天生的挫折,所以恐怕与校园招聘无缘了(到时去试试看的,不过要做点被歧视的心理准备)……昨天晚上因为这件事睡得不好,不过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突然想:啊哈,这么好吃的早餐,怎么可以用这么差的心情去吃呢!于是心情好起来了——我不会为自己天生的缺陷感到自卑,也许是因为家庭氛围的影响。无论如何,我是不会饿死的,但如果要实现自己理想中的甲乙丙丁目标,则需要比普通人付出多很多的努力,如此而已。
我不认为自己适合创业,因为没什么领导才能;我想去做公务员但又不想,因为我向往安逸,但讨厌“不能说心里话”的生活,所以是一个矛盾。我想我不缺乏激情,这件事情刚刚找到了一个很无聊的证明,那就是,网盛科技总裁孙德良的10条商规中有一条是:做B2B要“激情澎湃走楼梯”,我就是这样子走楼梯的,所以我还是有激情的。惟今之计——要么更适应社会的做人法则,也就是去看《增广贤文》;要么更适应社会的人才需求,也就是,去学软件工程,学Java,学RoR,考一大堆证,然后帮人做项目……对此,我还在琢磨。
至少我现在不用太努力去考虑找实习的事情……多一点时间去看书,看电影,听音乐,打游戏,就这样。
说起看书,果然是“书非借不能读也”,上星期买回来的4本书才看了大约0.2本,就开始看房龙的《宽容》了……毋庸置疑,中学语文课本中的《宽容》序言让很多人都印象深刻,我可是花了无数的晚修时间一遍又一遍地阅读这个小故事的,想回忆的点击这里。当时就有一种感觉,认为《宽容》一定是一本《圣经》般的书籍,当在图书馆的新生推荐用书中发现她时,毫不犹豫地翻开序,没错,是这个故事,便决定借了,同去的同学为我的果断感到惊讶……今天下午看完了,还掉,借了本《狼图腾》,不知道自己买的书什么时候才会开始看呢……
说实话,《宽容》让我略感失望,应该是因为我的要求太高了吧……无论如何,书中说了很多的宽容与不宽容的故事,再加上作者自己对宽容的观点。历史的发展,似乎是从不宽容到宽容,又似乎只是一种不宽容被另外一种不宽容所取代……宽容的根源是恐惧,这是作者的一个观点;对于未来,作者充满了希望,相信终有一天人类会克服恐惧,从而宽容一切。
我想,宽容的问题只是历史规律的一个切片。关于是否存在共产主义理想般的完全宽容,我和我的同学有过一个探讨,结论是可能有,但是以目前人类的知识深度还不能够领悟(例如我们对法律本质的疑问,在完全宽容的状况下是否应该存在法律,等等)。但我觉得,如果存在一个宽容的、“大自在”的、共产主义的世界,这个世界可能需要借助于实物无关的理论去探索,例如数学和哲学,原因不明,不过假如宇宙改变了,数学和哲学大概不会为之改变,我就只有这点弱的理由……有点乌托邦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