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luding or Tolerating

My parents have been talking too much about those who have behaved odd and got attention from media, such as individual selling his/her time for ¥8/hour on Taobao. They keep telling me that the earth now is overrun with demons, while I response with “You need a little perspective”.

Indeed, all kinds of things have flooded in, thanks to the Internet. It does not seem bad, I feel benefiting a lot, maybe too much so that I have had to force myself to “leave the bedroom and socialize” in order not to integrate myself into my laptop. I think it ok when someone behaves odd even if in order to be famous(speculation?), but one’s excluding notion towards those he/she doesn’t approve, always upsets me, even if it’s not towards me. Perhaps it will be the excluding notions which have the most necessary to be tolerented before we achieve a more tolerent culture, but firstly we ought to pay less attention to those we oppose, by which I mean, just let it be.

人之所以为人……

人之所以为人,大约在于,人会犹豫,会矛盾,会意气用事,会对先前说出口的话感到后悔,会由于各种各样的理由和正义变卦。
人由于连自己的承诺都不能守住,所以在很容易就说出承诺的同时,也无限怀疑者别人的一切。
但就是这种矛盾的生物主宰了整个世界,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对恶魔来说,不能守住承诺,恶魔也就堕化为人;承诺被当作儿戏,愤怒之火便燃烧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可是我心中涌动的人性不断让我产生诸如『原谅』『宽恕』一类的想法。
大约是因为,恶魔的契约,并不为了守护某种存在而存在。

An Expression of Heart Defense

星间飞行提示:暗属性的生物是不可以回复本文的哦!^_^

表达
如果赤裸裸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例如:“我饿了。”别人就会马上提供食物,这种唾手可得的食物让一定让食者感到索然无味吧。
当然还有其他更重要的理由,例如我曾经想到过的一个理由:如果我表达一个东西,别人非常非常明白,甚至是那些只是想搞好和“大家”而不是和你的关系的人都能够轻易理解,那就糟了,他/她只需要在后面回复“好!”、“加油!”、“顶!”,你就很遗憾地欠了他或她的人情——至少在气势上,就有种输掉了的感觉。这是不能太直接地表达的理由。
但如果把东西表达得任何人都看不懂呢?例如:“卡伊说他的要求是最简单的那种。”我们假设这句话也是表达了“我饿了”的意思,那么这句话表达出来本身就没什么意义:至少大部分人不会通过随便理解别人的话来猜测他/她的真实想法,又不是文字狱时代了……结果在99%的情况下,就是0回复的后果……另一方面,除了写出去供以后的自己参考,一个人不存在任何表达只有自己懂的东西的理由。基于这点,这段其实是废话,因为我们也很有幸不会随便看到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表达。不过后面有用,所以先说出来。
若然如此,看起来比较理想的状态就是:别人似懂非懂,那些“一般”的人会觉得你高深莫测,敬而远之;而“特别”(或者说特定)的人会直接明白你其实在说什么,或者至少引起了他/她的兴趣,然后再他/她的对你表达他/她的不解甚至追问中享受一种奇怪的愉快的感觉。还有一点很重要:确保渠道的畅通性和可控性。如果你在google大触手都找不到的地方写只有爱人看得懂的blog而又不将地址给爱人,那和第三段的状态也没什么区别吧;至于可控性,就算似懂非懂,有些东西也不能给有些人看,要注意过滤这种渠道——以鄙人为例,一篇blog不想被我找到,就不要发表在google可以索引的地方(至少不要和自己的昵称、真名、常用语等关联起来哦),因为google大触手就像生在我身上一样……
综上所述,表达是种很奇妙的东西。这种总结一下的话,不是为了指导自己的表达,我想,更多是为了应对别人的表达吧。别人写了点什么/说了点什么/发了点什么给你,要好好分析他/她发的动机和期待的回复——在泡妞的时候才要给出期待的回复;在大部分时候,你的目标就是给出对方意料之外的回复,包括让对方误以为自己进行了无人能看懂的表达。那种回复之后又收到“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了”的回复的感觉(即使是马后炮),最低了。
问题是,对方在表达的问题上肯定不会像我这样精打细算,大部分人也是跟随感觉行事而已。在自以为对这个问题研究得还算透彻的时候,突然发现别人其实是遵循更简单的思路在和你沟通的时候,那种失落,那种孤独,我想我大约已经表达出来了吧。

再议心之壁
今天产生了恐惧,关于心之壁的恐惧。为什么恐惧呢,如果我确切地将它完全封闭起来了,势必成为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心之壁内的恶魔并不是稳定的,它处于永恒的扩张状态中,需要有新的对胃口的东西去满足它。如果完全封闭而无法进食,它除了联同心之壁毁灭之外就没有别的未来了吧。幸运的是有google大触手长在我的身上,但由此带来的不安是,如果有一天大触手无法找到能满足心中的恶魔的食物,那么还是会毁灭。我必须对所有的可能性都找到应对之道。
“那就把心之壁展开。”在缺少宽容的世界,恶魔会让人绝望吧。我身边的所有人,一定都会因为我心中的恶魔绝望。目前,大家不知道它,或者不知道它是恶魔,或者不觉得这只恶魔会让人绝望。
“那就Create a Connection。”试图Create a Connection的人,包括我在内,却被他人使用表达的工具杀掉了。这就是恶魔为什么是恶魔的原因,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恶魔,而表达则是恶魔的罪的终极体现。
我心中的恶魔对我说,Connection是不存在的。我说,不对,它是存在的,如果不存在,我早就随你一同毁灭了。Connection就像是时间与空间的潮汐,它其实无处不在,但无法感知。google大触手的伟大在于,它的功能是”Find a Connection”,而且随处可用,问题是它需要问”Find which Connection”,而且经常”Not Found”。
现在,让心之壁成为马奇诺防线吧。恶魔之爪从龟缩的壳中伸出,让表达的核子辐射冲击整个世界;大触手还在舞动,在它停止舞动之前,我的恶魔啊,你一定要成为天使。…

心之壁

我现在相信被某著名动画称为AT Field的被我称为心之壁的某种三次元空间的存在是人类的潜意识中的永恒存在;换言之,当人类认为自己的信仰得到必要的满足之后就会天然地去抗拒更多的信仰的进入。信仰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可以称作“饥渴”了吧。不过在信息横流的今天大约不至于有很多这种人存在。心之壁是如此的强大又是如此的让人揪心以至于即使是全体物理法术1000%反弹的威力的心之壁也会有像我这样的愚蠢得无可救药的人类或非人类试图去在它上面打开哪怕一个小孔,因为一个小孔其实是意味着一种共同的兴趣——在ACG届的意思是一种共同的萌物或者有爱物——的通道,这是一种一旦建立成功便可以无限地同步能通过双方心之壁的有效信息使双方得到更高境界的信仰满足并且使得双方的资源检索能力能够得到更为有效的利用的通道,遗憾的是这种通道并不具有任何可以用结构化编程语言解释的可能性从而使得我们在这一永恒的存在所产生的问题面前其实毫无解决办法。
所以我累了。
我那早已被固化并且在最近得到了无限扩张的可能性的信仰的表面已经因为低智商的冲撞而变得伤痕累累,所以同样伤痕累累的我已经不想再花哪怕一纳秒的时间在试探那些看起来很近其实却拥有着被称为无限的距离的别人的心之壁了。仅仅去维持已有的那些产生的过程幸运得像在茫茫的宇宙中偶然相遇的正反粒子一般的现有的几个通道大约便已经很足够了,毕竟孤独的我从来都是像异界的吟游诗人一样主要地依靠自己的资源检索能力去强化自己那些在几年前还只是一片虚无但现在已经难以拔掉的信仰,虽然我不知道这样的无聊信仰会不会随着三次元的岁月的增长和所谓的心理年龄的所谓的老化的过程而变成不堪回首的记忆,但是至少我现在在享受着拥有一种完全属于自己的信仰所带来的从未有过的欢乐,而且在那包容一切的网络当中总会有那么一些虽然在现实中可能很内敛但是在论坛里面谈笑风生的家伙彻底地张开他或她的心之壁。
这样就够了。

咳。晒逻辑。论文改了又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