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的困境……

作为一种杀时间的尝试,我很努力地去学习宽容,具体做法就是寻找那些难以接受的观点背后的可以接受的原因,不过对于本身就不宽容的观点,还是太难宽容了,一般只是不去理。

此外,人大概也没有办法完全没有立场,无论是如何古怪的价值观,背后总有一系列同道之人,至少是在某一方面同道,认为自己超然于一切之外,就有非常明显的装B嫌疑了……于是在同道者不宽容的时候,自己也很难不宽容。

宽容没什么用,因为矛盾什么的才是发展的动力=.=不过宽容可以让自己感到好过一点,甚至可能变成优越帝,罪过罪过。宽容,可不只是掏屌围观那么简单啊。

人之所以为人……

人之所以为人,大约在于,人会犹豫,会矛盾,会意气用事,会对先前说出口的话感到后悔,会由于各种各样的理由和正义变卦。
人由于连自己的承诺都不能守住,所以在很容易就说出承诺的同时,也无限怀疑者别人的一切。
但就是这种矛盾的生物主宰了整个世界,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对恶魔来说,不能守住承诺,恶魔也就堕化为人;承诺被当作儿戏,愤怒之火便燃烧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可是我心中涌动的人性不断让我产生诸如『原谅』『宽恕』一类的想法。
大约是因为,恶魔的契约,并不为了守护某种存在而存在。

杂物之容器

在自己的未来上,由于遭受了一点天生的挫折,所以恐怕与校园招聘无缘了(到时去试试看的,不过要做点被歧视的心理准备)……昨天晚上因为这件事睡得不好,不过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突然想:啊哈,这么好吃的早餐,怎么可以用这么差的心情去吃呢!于是心情好起来了——我不会为自己天生的缺陷感到自卑,也许是因为家庭氛围的影响。无论如何,我是不会饿死的,但如果要实现自己理想中的甲乙丙丁目标,则需要比普通人付出多很多的努力,如此而已。
我不认为自己适合创业,因为没什么领导才能;我想去做公务员但又不想,因为我向往安逸,但讨厌“不能说心里话”的生活,所以是一个矛盾。我想我不缺乏激情,这件事情刚刚找到了一个很无聊的证明,那就是,网盛科技总裁孙德良的10条商规中有一条是:做B2B要“激情澎湃走楼梯”,我就是这样子走楼梯的,所以我还是有激情的。惟今之计——要么更适应社会的做人法则,也就是去看《增广贤文》;要么更适应社会的人才需求,也就是,去学软件工程,学Java,学RoR,考一大堆证,然后帮人做项目……对此,我还在琢磨。
至少我现在不用太努力去考虑找实习的事情……多一点时间去看书,看电影,听音乐,打游戏,就这样。
说起看书,果然是“书非借不能读也”,上星期买回来的4本书才看了大约0.2本,就开始看房龙的《宽容》了……毋庸置疑,中学语文课本中的《宽容》序言让很多人都印象深刻,我可是花了无数的晚修时间一遍又一遍地阅读这个小故事的,想回忆的点击这里。当时就有一种感觉,认为《宽容》一定是一本《圣经》般的书籍,当在图书馆的新生推荐用书中发现她时,毫不犹豫地翻开序,没错,是这个故事,便决定借了,同去的同学为我的果断感到惊讶……今天下午看完了,还掉,借了本《狼图腾》,不知道自己买的书什么时候才会开始看呢……
说实话,《宽容》让我略感失望,应该是因为我的要求太高了吧……无论如何,书中说了很多的宽容与不宽容的故事,再加上作者自己对宽容的观点。历史的发展,似乎是从不宽容到宽容,又似乎只是一种不宽容被另外一种不宽容所取代……宽容的根源是恐惧,这是作者的一个观点;对于未来,作者充满了希望,相信终有一天人类会克服恐惧,从而宽容一切。
我想,宽容的问题只是历史规律的一个切片。关于是否存在共产主义理想般的完全宽容,我和我的同学有过一个探讨,结论是可能有,但是以目前人类的知识深度还不能够领悟(例如我们对法律本质的疑问,在完全宽容的状况下是否应该存在法律,等等)。但我觉得,如果存在一个宽容的、“大自在”的、共产主义的世界,这个世界可能需要借助于实物无关的理论去探索,例如数学和哲学,原因不明,不过假如宇宙改变了,数学和哲学大概不会为之改变,我就只有这点弱的理由……有点乌托邦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