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基于Google翻译的Firefox翻译书签

参考文献:

对于网页中偶尔冒出的日语,我都会选中复制,然后打开Google翻译的网站去查询。后来想起,FF的书签栏似乎可以放javascript代码然后实现特殊的功能,于是想可不可以实现点击书签后弹出对话框,输入要查询的日语后通过Google翻译提供译文。

在搜索了一下前人经验后,我发现原来功能还可以更进一步:如果已经选中一段内容,则直接查询选中内容;否则,弹出对话框询问要查询的内容。以下是我修改了参考文献的代码生成的,基于Google翻译的日译中Firefox书签地址:

javascript:Qr=document.getSelection();if(!Qr){void(Qr=prompt('请输入你要查询的日语',''))}if(Qr)%20window.open('http://translate.google.com/#ja|zh-CN|'+Qr+'%20','_blank');history.back()

新建一个书签,代码粘贴到书签地址之中,保存到书签菜单或书签工具栏即可使用。修改#ja|zh-CN就可以实现不同语种之间的翻译。

[翻译]Google的怯懦

@译者:

  1. 阅读了原文作者博客的版权声明,除了基本的指明出处等条款之外,作者表明摘录其内容不可以超过300字,但没有关于翻译的条款。那么先翻译过来好了,放一个英文的提示给原作者看。
  2. 翻译水平有限,尽量做到信雅达,不一定是直译,我自行添加的词或意思都用括号表示了,见谅。
  3. 本文转载时请标明原文出处,不要标明译文出处。

Notice: If you find this article violated your copyright, contact me immediately to get it deleted.

原作者:Adam Minter of Shanghai Scrap

原文:Google’s cowardice

译文:

一年半之前,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是一位在中国的一个大型NGO工作的熟人发给我的。邮件包含了一个附件,由于我和发邮件给我的人相熟,我(直接)选择了将它打开。几秒之后,我的安全软件提示我那是恶意软件并隔离了它。到了这时,我仔细的看了下邮件内容,注意到几个细节,其实早已向我表明这并非来自我朋友的消息,而是极具迷惑性的钓鱼攻击。无论如何,我马上联系了这位熟人,告诉他发生了的事。他在回复中感谢我,并且告诉我,他已经从地址本上的数十位朋友那里收到了类似的信息,并且他——和他所在的NGO——感到他们遭到了黑客攻击。

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我不会指出他和他的组织的详细信息。公平地说,我亦不能确定地说通过对我朋友的地址本(和我)的攻击的源头是否来自中国,或者和中国有关(某种类型的调查正在进行,不过我并不知道结论)。但我确实知道,我正在谈及的朋友,以及他的组织,在被黑之前已在中国经营多年,尽管遭受了各种各样的压力,但到目前为止,和邮件攻击有关的一切并没有动摇他们将继续在中国工作下去的诺言。

昨天,在Google基于gmail受到攻击而宣布它正在重新考虑“在中国的商业运营的可行性”之后,我一直在想这位朋友、他的NGO,以及他不顾任何阻碍都要使其在中国继续工作的决心。我同时注意到Google的声明中的这一段:

第二,我们有证据显示,攻击者的首要目标是进入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Gmail账户。我们迄今为止的调查结果让我们相信,这些攻击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只有两个Gmail账户被进入,而且其活动仅限于帐户信息,比如帐户何时创建、以及邮件标题,具体邮件内容未被染指。

第三,在与谷歌受攻击无关的整体调查中,我们发现数十个在美国、中国及欧洲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Gmail帐户经常被第三方侵入。入侵这些帐户并非经由谷歌的任何安全漏洞,而很可能是通过在用户电脑上放置网络钓鱼或恶意软件。

(注:该段译文来自华尔街日报

第一段中,Google并没有指出讨论中的人·权活动家的所在。然而第二段中,Google清晰地指出部分被钓鱼欺诈所攻击的gmail用户来自中国。这使我产生一个疑问:这些活动家当中是否有人采取像Google那样的做法?也就是说,Gmail被入侵是否使得人·权活动家们重新考虑“在中国行动的可行性”?

我并不清楚哪些人的Gmail被入侵了,但我可以大胆推测这一问题的答案——至少那些人·权人士的答案——将会是一致的“不”。那就是说,他们将继续在中国活动,无论是邮件入侵还是政府阻碍。为什么?每个NGO和每个活动家,都会有完全不同的一系列理由,但我很肯定,在他们为承诺的事业而奋斗时所遇到的困难中,邮件账户被入侵只是很小的、完全不让人感到惊讶的困难。他们相信,如果你想要成为中国未来的一部分,就要首先成为中国现在的一部分。

如果你注意到Google周三的陈述的语气,以及一些媒体反应的说明事项(《中国进入了布什-切尼时代》或者–喘气–《中国黑客攻击网上媒体活跃人士和公司》),你可能会感到中国正从启蒙时代进入到恐怖统治时期。的确在去年,(中国的)网络控制被收紧了,但我很难接受认为中国突然变成极度专制的地方的观点。多年以来,(中国)都像现在那样(@译者:原文. It is what it is, and has been for several years,我无法很好地翻译,大约作者意思是中国几年来在专制程度或网络控制方面变化不大);至少NGO能够继续应付它所遇到的困难。

表面上,Google选择了不再应付这些困难,并且它这样做使得它在某些人眼中成为了英雄,而这些人似乎认为退出(或威胁要退出)中国是一个能有效影响中国的方法。也许如此。但我可以指出许多NGO、活跃分子和公司,它们比Google经历过更严重和更长时间的烦扰,而它们选择了留在中国并成为中国未来的一部分,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Google(从决定进入中国之后)过了仅仅四年,便威胁着要将它的服务器搬回家,表明它并没有分担它们的义务。当然,这就是他们的选择,这就是他们,但我们应该清楚认识到:它丫并不是英雄。

CRM翻译作业汇报·有种把袁大伯语录记下来的冲动……

有一个软件,主要用途就是通过你的音箱/耳机播放白噪声。什么是白噪声呢?就是一种特殊的噪声-.-,这种噪声可以覆盖掉周围的特定声音(如他人的谈话、音乐等),但是不会影响你的工作。现在,当室友们高声讨论《曹操传》或者某某网络小说的时候,我就打开这个软件来保证自己还可以学习或者工作。图中的设置是声音比较轻的白噪声(音乐+自然声音),如果要覆盖掉绝大部分高声谈话,请把Voices的Volume拉到最大。有这方面烦恼的,不妨找来试一下。
说了点闲话,今天的第一个话题就是CRM(客户关系管理)的论文翻译作业的汇报。快要轮到我上去汇报自己作业的时候,我跟周围的人说,我那篇论文整个就是一个系统动态模型,展不开,估计一两分钟就可以讲完了(老师给每个人定的汇报时间是3分钟,大部分人都用了4-7分钟,少数甚至十多分钟),真正讲完下来,同学说,我也用了六分钟。颇为惊讶的说。不过我做的ppt和人家的不太一样,很多人都是把要“讲”的内容放到ppt上,那汇报时就可以照着ppt读了,我关于翻译的论文的主要内容的部分只有3张图:模型结构、模拟条件、模拟结果……
就这样,某个让人元旦都过得不安乐的任务完成了。
另外一个话题是“有种把袁大伯语录记下来的冲动”。袁大伯是什么人呢?上我们《应用运筹学》的老师,他经常在课堂上和我们闲聊,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句句有深意。可惜习惯于上课走神的我,回寝室之后也就记得那么一两句——今天闲聊的关键词:十大元帅、黄埔军校……还有些关于文学大师的,记不灵清了。我打算听袁大伯的话,去把林语堂和钱钟书的作品借来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