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幸亏我还输得起

人到中年,确实就能感受到那种深陷于生活的泥沼中无法自拔的困境。看着流水般的招聘信息,自己已经站在招聘年龄上限的尾巴了,却又不愿意自降身价重回基层岗位。生活中的复杂麻烦事情一茬接一茬地冒出来,今天幼儿园报名,明天给车子修个小毛病,后天洗衣机坏了上门弄一弄——别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能够毕其功于一役的问题,那都是小问题,关键是那种您只好坚持坚持的,比如说干衣机得多烘几次才能完全烘干,怎么弄都不好。

幸亏我还输得起,多亏了老天爷赏饭吃,让我在形势每况愈下的时候还能戏谑地活着。

是的,今天的主题不是中年危机,而是关于我身边的微观形势以及我的出路。

研究僧毕业后就一直在现在的工作单位混日子,虽然自觉没有很努力,但却不算没有成果,还能够得到上级部门、同行和服务单位的高度认同。刚进入单位的时候看不到未来,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说,无论如何在这里呆满5年,然后一定要滚蛋去下一个单位,然而发生了最大的意外——变成了单位负责人,虽然一开始不太适应,但适应之后这种自由感和掌控感确实跳槽到其它单位按KPI打工所无法比拟的了。渐渐就形成了一种希望一直混吃下去终老的惰性。

然后危机一再出现。最近的一次危机表明,区政府已经不再对发展我单位的服务领域感兴趣了。所以就算现在能继续苟活下去,也只能看到不再需要我们单位的未来。于是被迫找出路。

今年的年初,因为发生了这样或那样的事情,我还幻想着能够积攒一些自己创业的资本,最终成就一番事业。疫情的冲击下,让我看到了创业者最卑微的境况,并且我也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抛弃现有的一切基础去创业无异于一场打赌,没兴趣也不擅长赌博的我实在是没必要逼迫自己走这条路。

但危机终究会降临变成灾难。在那之前只能主动找找有没有出路。

我的两位员工都跳槽到了服务单位去了,并且都负责起了一块业务。这家服务单位也在盛情邀请我加入,大概能够成为一个副职什么的,收入也能往上走,就是不太有偷懒的空间了。

上级政府可能会有收编我们单位的打算,昨天目前在上级主管部门任职的老领导通了电话陈述了自己对单位处境的研判,请求他照顾收编,但没有得到很明确的回应,只是说会想想办法,希望能够有戏吧。

也去找了下和单位类似的其他服务机构,也不是没有,但是在其他城市,如果要去的话就得抛妻弃子,实属下策。但我也有想法去探索一下,一来了解下自己有没有竞争力,二来看看自己值不值钱、值多少钱。

此外还可以考虑转到本地区的其他机构,但目前也没有看到好的机会。

现有的出路,可能就是上述4条,严格来说只有3条多一点点。

现有的思考就只能支撑本文写到此处了。希望形势能够渐渐明朗,能够把处理不确定性的精力放在真正有意义的地方。

玩STG的挫败感

很庆幸拥有东方Project这个兴趣,与此同时也有一点凄凉的是我STG苦手。

目前的最佳战绩是打通红魔乡和风神录的Normal难度,而且只有个位数次,不能保证每次通。

苦手本来不是问题,但我今天开始反思为什么每次死得很冤枉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这种挫败感会导致我脏话脱口而出,放弃这局游戏甚至直接退出游戏。

我本来是想搜一下有什么系统锻炼STG技术的方案,结果我找到了另外一篇博客,作者说对STG的挫败感源于一种自大

就是觉得自己有能力甩过弹幕,但事实上并不能。这很深刻。

  1. 我确实会看了几个别人的高分Replay就会觉得学到了,自己也有能力做出那些骚操作。
  2. 我看到一般人的通关Replay会觉得这人水平似乎比我烂多了,怎么TA能通关我却不能,大概是因为我太不小心太追求完美(即,甩不过弹幕时用Bomb)
  3. 随着我对弹幕熟悉程度的增加,挫败感也增加了,这是最深刻的一点,意味着我拒绝接受自己无法进步。

该博客的作者进一步解读了这种自大,说背后是抗压能力有问题,对失败情绪的管理不善。自我剖析了一下,发现最重要的自大不仅来自于拒绝承认自己弱小,还来自于拒绝承认自己无法进步

这确实是种危险的情形,如果不是在此时此刻认清了这件事,相信它会严重影响我后续的事业和生活,可能会造成严重的中年危机创伤。

还好意识到了,看见是改变的开始。

希望能从设法和STG中的失败和平共处为切入点,设法做一个更坚韧的自己,也进一步升华我对东方的爱。

对生活的优化

最近的生活状态很不错,似乎从一个比较糟糕的状态中走出来了,乃至于忘记了之前有多糟糕。

一是解决了家务拖延症问题,现在能够相对及时、尽早地把迟早要做地家务完成掉,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因为家务拖沓导致的晚睡。——当然有时候还是想拖一下,下意识地拖一拖,也能够轻易地原谅自己了。

二是完善了绅士游戏的脚本和设定,现在能够玩得更加愉快了。赚绅士币的服务器有新的情况,也能够及时处理解决。

三是在娘娘的支持下开始控制零食,也是那句,基本上能控制,偶尔放纵一下也能原谅自己或找到发泄的窗口。

下一步打算合理引入运动环节,现在娘娘下班时间比较晚,我下班后经常要在家呆上一个多小时,也许是时候利用一下了…以前会考虑骑自行车,现在觉得也许应该再灵活一点,跑跑步或者别的什么项目…

还有一条就是准备利用好面包机量产面包,终有一天,要从爹妈准备的早餐中解脱,让爹妈也从准备早餐中解脱。

Hi, there…

这篇可能只能很短。

主要是想说,我开始对我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产生疑问了。

产生疑问的最主要原因,是我们的灯塔爸爸国出现了很多状况。

一个需要用政府停摆来解决问题的国家,其政体真的是人类终极理想吗?

求仁得仁的表面风光背后,是深刻的阶层固化。

然而如果这不是正确的道路,那什么才是正确的呢?

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