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活儿

最近看到一个说法,大意就是“我一个文科生怎么就硬生生被逼着学会了一大堆网络配置,linux命令等等”,对这句话真的是深有体会。

给域名续了费,为了争取折扣打电话给走老爹的客服,最后打了七五折。

为了愉快地下载,学会了给NAS上eMule,上docker上网页版BT客户端。

为了愉快赚绅士币,学会如何给NAS装tmux,折腾443端口HTTPS访问。

就在刚才,WordPress提醒我PHP版本太老,在博客空间后台直接升PHP到最新版却导致博客打不开,于是用搜索引擎简单搜了下,多勾选了几个插件,把问题给解决了。

在配合先锋党走在正确道路的漫漫征途上,为了深刻地认识和批判敌对势力,我也是不遗余力的。

其实不久前我才萌生了退意,希望放弃掉这个博客,放弃掉这个域名,如果想写点什么的话放在自己电脑上写写,自己看看就算了。那段时间可能是被香港形势弄得绝望了吧,这两年让我感到绝望的事情实在是不少,无限期连任啦,贸易战啦,港独啦,回望过去,觉得自己内心还是挺坚强的,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由此看来,我也是一名小英雄了。

嗯,不要放弃,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努力活下去!

补档:梦境记录

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但是来做吧。

先来记录以前做过的几个印象深刻的梦。

立体城市

身处在一个巨大的城市当中,其标志是宽阔的与人行区域有着严格区隔的公路,以及拥有许多奢侈品店铺的高级商场。大概就是参照广州天河太古汇附近形成的印象吧。我对大城市总是有一种憧憬,能够映照在梦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梦中的城市的特点不在于此,而在于巨大的隧道成为了连结城市不同区域的快速通道。城市所在的土地应该是有一定的海拔起伏,但纵横交错的巨大隧道作为捷径的话也许只有整个城市处于一个球面(星球)上才说得通吧!重力如何解决这些都不应该是梦境关注的细节了。城市的表面固然和现实中的城市类似,但让人震撼的是这些巨大隧道,与现实的公路隧道同样宽阔,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络,且大部分的隧道拥有坡度和分岔口,预示着城市的不同区域分布在球面或不同海拔上。印象中,梦中的我通过隧道到达了城市的新开发区域,还是一片泥泞的工地,计划建成一个博览园区。

隧道的环境类似于地下停车场,以幽暗的日光灯作为主照明,靠近隧道出口的地方只有出口透进来的日光。隧道中也有自身的城市生态:便利店+胶囊旅馆,为无法承受地表高消费的低收入人群提供容身之所和基本的生活品。虽然应当慨叹城市中巨大的不平等,但同时又见证着城市巨大的容纳能力,每个人都能在这儿找到自己的容身之所。

而我,只是城市的过客。

灵态世界

这是我做过最神秘的梦之一。

大约是一场路途或一场冒险的终点,我来到了旅途最后的区域,类似于许多游戏中的“水晶之间”,房间拥有华丽但幽深的装饰,房间的中央是复杂的用途不明的法阵,法阵中间供奉着象征着神秘和魔力的蓝色棱体水晶。经过摸索,发现这个房间是一个入口,一个电梯。

通过这个房间的传送(细节已无法记清),我又身处在一个密闭的安静的电梯间,是类似高档酒店客房楼层的电梯间,墙面和天花板用的都是绒面吸音材料,铺有地毯。电梯间没有任何的出口,只有3部电梯,分别可以通往不同的楼层。我首先到达的是中间的一层,出来是豪华餐厅,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但我手中的消费券(似乎每位到访者都会获发一张)只能享用其中的一项,觥筹交错的景象让我怅然若失。不过,对未知的好奇很快战胜了对美食的兴趣,我又继续坐电梯,发现大部分的楼层我都没有权限进入,只有餐厅楼层和楼栋楼层可以进入,于是直达了楼顶楼层。

出电梯后我就被震撼了,楼顶是一个巨大的露天花园,出来的时候是夜晚,但梦中的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永夜。花园似乎向着所有的方向无限延伸,花园中的花槽有规律地组合成好看的图案,但黑暗中看不清楚花的细节,感觉宏大的同时有觉得有些单调。

朝着花园的其中一个方向(电梯门面向的方向)放眼远眺,远处是巨大的都市夜景,密集的高楼拔地而起,高楼上发出的灯光组成高楼的轮廓,使得高楼能够被我识别出来。城市给人一种繁华的气象,与清冷单调的花园形成强烈的对比,暗示着花园只是一个中间区域,城市才是归宿。我被城市的梦幻与繁华所吸引,向着城市方向走在花园中,很快到达了一个候客区,此处有直升机班机往来,免费将花园中的乘客接往大城市中,这注定是一次有来无回的通勤。

我登上了直升机,随着直升机的前进,城市在我的眼前展开。脚下是巨大的高速公路出口收费站组成的城市入口,大量的小轿车正在一字横开的收费站通道前排队进入城市。后面的细节已经模糊不清,只记得汽油似乎是这座城市的硬通货,我似乎最终没有在城市的任何一处落脚,这个城市也只是表面繁华,高楼间的街道却从来不见人影和车影。

我感觉,这似乎是一个人死后要进入的世界,只有不切实际的美好和虚幻的奖励。

看不到希望的战争

这是昨晚的梦,一个破碎而短暂的梦。

不清楚战争的起因,也不清楚敌人的身份,我已经深陷在一场战争当中。这场战争波及了我所在的城市,而我和我们家族的人们固守在一栋高楼的一间高层住房中。我的任务是在阳台上观察高楼一侧的情况,并利用手中那不太灵光的步枪攻击敢于离开掩体穿过楼下公路的敌人——阳台外是一条宽阔的马路,马路对面的高楼已经沦陷被敌方占领。

入夜后,我仍然拿着枪守在阳台上,观察着阳台外的动态,对于对面大楼上的任何动静,我都试图用手中的枪进行射击,但步枪的不灵光使得我几乎没有产生过任何战果,我甚至对着自己身后的墙壁来了一枪,墙上深陷的弹孔告诉我枪的杀伤力没有任何问题,也许只是精度不咋地。

我的大伯父(现实中,爷爷和奶奶去世后,大伯父是父系家族中最有权威的人)决定组织一次夜间突袭,目标是马路对面的一幢楼。大伯父带着七八名家族成员离开了据点,我的任务仍然是守阳台,此时我们的敌人似乎认为已经取得了战争的胜利,盛装的敌人从对面已被占领的高楼中涌出来到公路上,在歌声中人群纷纷起舞,从高处可以看到人群不停变换队列,组成动态变化的图案,歌舞升平的景象让我意识到这是敌人的攻心战术,愤而开始用枪扫射公路上的人群,无奈毫无准度的子弹似乎似乎撼动不了楼下的盛景,连枪声都被淹没在歌声与敌人的欢呼声中。绝望从我的心底透了出来。

狂欢过后,敌方群众逐渐回到大楼中。此时大伯父组织的突袭似乎已经开始,目标大楼传出了一阵骚动,随后被断掉了供电,陷入了黑暗当中。我的梦境也在此中断了。

这个梦,大概和政治形势有些关系吧…

梳理一下关于增强摄影器材的问题

这次CD23的团队摄影行动,基本上能保证出片的成功率了。在此基础上,要考虑增强摄影器材的问题。

一、当前装备的情况

(一)相机
Canon 5D2,曾经的旗舰全画幅,各方面表现都足够让人满意,唯一的问题是对焦点的覆盖率太低。

(二)镜头
24mm-70mm F2.8,灵活性高的变焦牛头,主要问题是广角端还不够广,无法容纳重装备流c的全身。

(三)板系统
110cm柔光板和90cmx120cm银白反光板,其中柔光板的实用性很强,反光板初步估计是很有用的,但用不好。总体来说问题较多:
1.缺少挡光板(被弃置了),烈日下让c正光拍摄有难度
2.柔光板范围不足,无法覆盖全身(实际使用过程中可以靠柔光伞补充一下,但十分麻烦)
3.阳光下,柔光板产生突兀的影子,入镜后太诡异
4.反光板的使用存在严重问题,不打底光(鬼光)情况下,阴天基本上打不准,阳光下不敢使用银板而使用白板,光量不足以照亮c,无法判断是否打准(换言之还是打不准)

(四)灯系统
430Ex,八角罩,柔光伞。主要问题是出力不足,具体:
1.阳光下聊胜于无
2.在无法离c太近的情况下,柔光不存在的,可能还不如关掉伞直打
3.户外大光圈情况下,基本上要上高速同步,理论上应该在镜头上灰度镜,从而在造成c眼睛伤害不变的情况下提高灯的闪光效率

二、综合分析

鼎盛时期,CD两天的快门数达到1400。这次CD快门数在1200左右,但成片率大大提高到九成,按照队长同一场景基本上拍3张以上的习惯,有效的场景应该在300左右。存在以下问题:

1.队长在选择拍摄时机的问题上浪费现场时间。具体来说,因为目前还不能很好处理逆光拍摄的场景,因此对于已经存在的战场,如果c处于逆光位(这也是在午后阳光猛烈时的主流情况),队长基本上选择等待竞争对手散去大半再邀请c切换正光位,有时候需要等很久,暂时退却又有很大几率留下遗憾,为此造成的时间浪费十分严重。
2.大片率低。队长在拍摄中基本上使用如下流程:勾搭(或强行扭转/重置c位置)——在尽可能远的距离拍摄——逐步走近c拍摄。过程中对c动作的考虑十分欠缺,也没有归纳出若干大片的套路,导致大部分照片的拍摄角度不如人意,而且对全身照覆盖能力的缺陷导致几乎无法做到对c服饰的有效记录,拍出来的照片显得较为业余,没有体现出顶级器材应有的水平。
3.照片记录的全面性低。受到镜头焦段、现场条件和队长习惯的限制, 最后的照片形式基本上是极少量的全身、少量大半身、大量的半身和特写。对于主要欣赏c美貌的队长来说可能问题不大,但对于照片的意义感(对c本身的记录程度,以及通过返图回报c两方面)来说则有严重的问题。一个良好的记录应当包含各种不同角度的记录,更不用说需要根据对c角色的理解进行动作指导。只能记录特写或半身的形式,导致回看照片时充满遗憾,返图时也无法得到c太多的肯定或赞赏。

三、下一阶段改进计划

(一)用光的改进
1.一块更大的柔光板也许有助于覆盖全身,但在拍摄全身照的场合,从追求完美的角度来说,不应留下柔光板的影子,因此考虑不升级柔光板。与此同时,为了应付烈日,应当准备一块挡光板(黑板)备用。
2.反光板应有妙用,平常可以创造条件进行测试,目标是实现补光,也可用于创造眼神光。
3.设法增大灯的出力。灯是对应用场景宽容度较高的存在,灯出力增强可以保证任何情况下都能出片,减少队长浪费时间选择拍摄时机。考虑到人手问题,目前还是以单 (伞) 灯方案为主,通过入手一到两盏X900C闪光灯,增大GN值。为了有效利用闪光灯,还应该考虑使用灰度镜。条件成熟的话,出力相对较小的430EX可以挂机顶,装上合适的灯罩创造眼神光。

(二)器材改进
1.队长说要换1DX,有钱任性没什么好说的,主要就是为了更多对焦点,此外如果能实时将照片传输到手机上回看检讨也是好的。
2.有可能需要更广的工作焦段以记录全身照。方案1是我自行入手SEL1635GM挂在α7上,作为副机补充,但鉴于我的杯具勾搭能力以及我可能还需要集中精力思考用灯用光问题,这个方案既费钱又不讨好;方案2是怂恿队长换用1635焦段,但这样就和糖片说再见了…还得再想想。

(三)摄影方式改进
1.绝对不要再浪费时间等待摄影时机,逆光情况下强行跳入战场开灯战斗。
2.考虑到实际情况,现有的拉仇恨——逐步逼近——等换动作的流程可能无法改变很多。计划通过对大片的学习,熟练掌握若干大片套路,在流程中贯彻执行。
3.考虑用更好的方式记录返图联系方式,减少后期的工作量。

Hi, there…

这篇可能只能很短。

主要是想说,我开始对我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产生疑问了。

产生疑问的最主要原因,是我们的灯塔爸爸国出现了很多状况。

一个需要用政府停摆来解决问题的国家,其政体真的是人类终极理想吗?

求仁得仁的表面风光背后,是深刻的阶层固化。

然而如果这不是正确的道路,那什么才是正确的呢?

迷茫。

坑爹的Hyper-V

电脑上长期装着一个vmware来跑虚拟机,用来放毒瘤应用。

前几天突然脑抽忘了自己为什么不用win自带的虚拟机hyper-v,把vmware卸掉了又装了起来。

结果才想起来hyper-v装win7是没有增会话模式的啊!

还有就是hyper-v是没有音频硬件的啊!有些游戏玩不了!!

搞了半天又要装回vmware…以此为记。

那些丢失了的东西

昨天看到有人转发一张3月3日广州YACA漫展上的恋恋的COSPLAY场照返图,被惊艳到了,马上转给Foot哥和添,他们的回复同样也是惊讶和赞叹。继而惊觉,我们似乎已经不再留意广州方面的漫展许久了(一直都只盯着成都Comiday),一切的发展似乎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然后也给娘娘看了照片,她站在女性的角度也对这张作品给出了十分的赞赏。我翻回微博,才发现这位COSER已经关注了我,我却没有回粉对方T_T,连忙补粉了一下(同时收获了娘娘的鄙夷),顺带着给娘娘介绍了下恋恋这个角色在我心中的地位以及同人创作相关的知识,又介绍了下我之前在微博上干的活——定期浏览并精选好的东方同人绘画和COSPLAY作品并搬运到微博上,可能在国内相关同人创作中发挥的作用(推测因此才得到众多爱好者和COSER的关注),以及我放弃继续做这些事的原因。娘娘听了之后,为我放弃了这么有意义的一项兴趣感到惋惜。

是呀,我又何尝不感叹。


不得不说,面对生活压力时,兴趣爱好总是最容易被抛弃掉的。

先是跑漫展摄影这件事,虽然说不上是因为生活压力(连娘娘都全力支持我),也说不上是抛弃(毕竟还有对成都CD的坚持在),但毕竟能够用在这件事上的「心力」已经少了很多了。对于我这个社交恐惧症患者来说,鼓起勇气勾搭COSER求拍照本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后一旦没拍好的话,各种懊悔和怨恨的负能量也会侵蚀我的热情,更不用提一同跑展的死党们有时候也会不给力并泼上一些凉水。更可怕的是那些热情冷却后的理性反思:我们浪费金钱人力物力,到最后换来了什么?不一定有能遇上优秀的COSPLAY创作,碍于能力和主客观条件也很少能有美好的作品,只有那转瞬即逝的快乐和一丁点美好的回忆。于是我们的行动力一再下降,计划中的摄影器材强化也一再搁置,最后只剩下对成都CD的期待,更多是一种信仰而已。

然后是扫图日常。每天200+POST的阅读量,尽管扫图流程已经优化再优化,但每天还是要高强度扫图长达十来分钟。最可怕的是,一旦有其他的任务缠身,有个十多天没能扫图的话,望着几千的未读就会有种严重的挫败感。就算能够鼓起勇气每天加量扫图,扫的时间长了也难免会头昏目眩。最后还是回到那个终极问题:我这么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这个同人题材的爱好已经大大冷却,难道是为了微博粉丝的上涨?然而微博也早就不再认真经营…

一旦进入了功利的就算,上述两者作为吃力不讨好的典型代表就被无情地抛弃了。是啊,和驰骋于星海的大游戏或者实用的小黄油相比,这些真的是活该被抛弃的。

但在万籁俱寂之时,还是会有无尽的失落感在心中涌现。和最近发生的让人不快的政治变化一样,就是对现实的屈服,让我感到了内心的价值观被践踏。


娘娘满怀诚意地建议我捡回这些东西,我用那些吃力不讨好的原因回复了她,试图证明捡回的不可能,她也只能默默承认。

其实我并不是为了说服她才说出那些个话,更多是为了说服那个从一开始就不服气的自己。

一路走来,确实丢失了很多,很多重要的东西。我还没有决定要回头把它们捡起来,但我是不服的,永远不服。

那些功利的权衡,都是为了打个掩护。我要把这不服的种子深埋在土壤当中,静待它生根发芽。

与毛毛语

今天我写下这番说话,等到你看得懂其中所有文字的时候,我会把这番话发给你看;等到我认为你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的时候,会让你再读一遍。

亲爱的毛毛,我不想过多谈论你的过去,日后你可以向你母亲了解,了解你在她肚子里是多么的顽皮,了解她对你频出状况的忐忑心情,了解我们一家如何将你作为一项“风险资产”实施妥善的管理,并在你挣扎长大的过程中如何护你免遭各种危害,确保你拥有超越你身边大部分同龄人的优越条件。我希望你作为新生一代,永远把你的目光投向未来和远方。

就像你这个不认老的老爹一样,拒绝缅怀过去。

写下这番话的时候,我自然不会知道你看到这段文字时过得如何。但我确定的是,我想要在你的心里埋下一根刺,它没有什么危害,如果有的话,那主要就是疼痛。它埋在那里,会一直让你感觉疼痛和不爽,但没有关系,因为那是你活着的证明。

如果你现在混得还没有爹娘好,说明你的家庭环境——也就是你的爹娘出了什么状况。无论是什么状况,我只想对你说,对不起。那样的我一定是失败的父亲,你的母亲也是失败的母亲,我们甚至还比不上你的爷爷嬷嬷、公公婆婆。若然如此,以下的内容你可以不看了,因为你的父母再也没有立场对你说教了。希望你能活出你想要的人生。

万一你混得和我和你母亲年轻时差不多,甚至比我们年轻时要好一些,嘻嘻,想到这里我已经沾沾自喜,因为事情朝着我希望的方向在发展。若然如此,我要送给你的这根刺才有意义。

我不太确认你的母亲对你有着怎样的期待,但我对你的期待将是:快乐(如你之名),聪明,优秀。这三个词是有先后关系的,前面的词优先级比后面的词要高。除非你自己愿意这样做,否则我不太希望你的人生中三个词的优先级有变化。下面我要发功告诉你,为什么是这三个词,为什么它们的优先级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是一根刺。

快乐是很奇妙的东西。表面上看,它的多少取决于你的人生有多少好与不好,但等到你明白自己拥有多少快乐之后,你就会发现,它和你的人生呀命运呀际遇呀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举个栗子,你的母亲,她就要比我快乐很多,那是一种平均水平意义上的快乐(价格的价值回归,如果你学过这样的经济学观点,你应该就很容易理解),仿佛是打娘胎里就确定下来的。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多大程度上改变你的快乐平均水平,但我肯定努力过,也希望你能够找到提高快乐平均水平的方法。怎么说呢,高水平的快乐能让你对现状更加满意,并且集中更多的精力在你的其他人生目标上,不需要分出太多精力去特地寻找快乐。

聪明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它为什么放在快乐之后?因为古语有云:「傻人有傻福」。有一种快乐是意识不到自己的愚蠢,如果你变成了那个样子,我会闭上眼睛对你微笑,这样你就感受不到我的心在流血:p。如果你愿意变得聪明,那你一定要变得足够聪明,这样你才会在聪明的同时也很快乐。关于如何变得聪明,你爷爷嬷嬷和我都有很丰富的经验(此处你爹一脸自信),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在你幼小的时候刺激提升你的智商和情商,会在你求学的时候试图去理解并颠覆现代教育体系中的许多理论和观点,并在你身上做很多教学实验。我不介意你变为天才、鬼才、怪才或异才,我只要你立于鸡群之上,把智商优越感变为快乐的一部分,并且利用你的智商去做很多让你快乐的事情,「啪啪啪」地打那些愚蠢的人的脸。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在教你秀脑子干坏事,但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从来都是因为不够聪明。当你足够聪明的时候,就算你欺骗了别人,别人还是会高兴地给你数钱。所以你永远要再聪明一点。

最后才是优秀。放到最后的原因,是因为优秀这件事情,你说了不算,你爹娘说了也不算。我有幸能够在中国的一所顶尖学府(你知道是哪儿)度过了数年时光,并且取得了不如意但尚算满意的小成就。也正由于这样的机遇,我有幸认识了许许多多十分优秀的人,他们的优秀水平比三个你爹加起来还要高一个数量级。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是你一辈子只能活在水下,好不容易够得着把头伸出水面,看到的却是天高任鸟飞的感觉。那是你爹一辈子够不着的高度,也是你、你的家族和你成长的环境作为一个参与竞争的「种族」,生生世世够不着的高度。为什么我说这是一根刺,因为很有可能你再怎么聪明,再怎么优秀,也还是够不着天空。如果你也有机会把头伸出了水面,你也能够感受到那种离开水面时窒息的疼痛,并且或多或少能够理解你爹我为什么总是有点儿闷闷不乐的心情。

但我还是想让你看到我看到过的风景。

并且因为你比我更加聪明,更加快乐,也许你的头可以伸得更高,也许你能够长出飞翔的翅膀。

如果你也期待着在天空飞翔,那我甘愿做一只在水下把你垫高一点点的老海龟。

最后还是要说一些套路。如果你认同了我的期待,那我又得得寸进尺地希望你把这份期待传承下去——这个多少是奢望,毕竟你对你的后代会有别的期待,甚至你对于是否拥有后代会有别的选择。不管如何,我算是向你展示了自认为十分完整的一个想法了。有什么还没说明白的,我想我还有很多机会说明白,就留到日后再和你说吧。

此致。

——书于昌乐百日诞辰之际

一加3T刷什么系统好呢

最近入手了一加3T。

因为是刚出没多久的新机,现在可用的第三方rom还不多,比较喜欢的魔趣还没有大大适配,cm也只有一个非官方不带root的版本。

前年入手的三星s5还能用,所以就没有急着换用新机。

众所周知,一加对刷入第三方rom的支持是比较友好的,而官方系统再好,也会有后台应用不好管理、流量偷跑、耗电、root后无法ota等问题。

第三方rom能够解决官方系统的很多问题,但又会产生相机未经优化、无法使用指纹支付等新的问题。

更何况现在还没有合适的第三方rom…

在这个当口,我开始纠结要不要用改造的官方系统。

改造的考虑是root,刷入open gapps,也许再加上xposed来上类似于抢红包插件的东东。

如果改造的话,也有基于氢os或氧os的选择。(氧os自带google全家桶所以不用刷入gapps)

官方魔改的主要劣势在于失去ota,对于新版不升级不舒服症患者的我来说,现在还无法评估能否承受。

此外就是无论再怎么优化都不能保证系统的「清爽」,这也是我曾经在s5上换回官方系统但最后又放弃的原因。

到底要不要上呢…

真纠结。快来个大大适配魔趣吧。

我要买新能源汽车!不过不是现在…

父母送给我的老蒙迪欧已经不行了,各种问题各种修…今天又拿去修了,恰逢老爹外出未归,于是这两天拍拖呀扫墓呀什么的都没~车~用~啦~~

一直在纠结老爹为什么会喜欢又大又黑又硬的蒙迪欧,又耗油又容易出问题…可能是受到钢板厚就安全的坊间观念的荼毒吧。

在知乎和各个新媒体上看到有人推荐丰田普锐斯混合动力,虽然能理解在新能源汽车走向纯电动化的大趋势,但是觉得满街充电桩的未来似乎还太遥远,而为了续航而背负大量沉重的低技术高污染电池也还是一件傻事,倒是混合动力能够同时兼顾能效和续航的优势让我十分动心。

于是利用了今天上午的时间去了解了混合动力汽车和某些廉价电动车,觉得它们在我能接受的价位内还没办法覆盖我的全部生活需求,主要是偶尔还是要去趟广州的,普锐斯一旦上120貌似就不那么经济了…毕竟那会儿主要还是烧油,然后低排量的车高速油耗应该是堪忧的。

另外就是普锐斯太™贵了,对于一个工作生活在十线城市的、还在烧钱拍拖的、还没有跨过婚姻和养育小盆友两大金钱黑洞的事业单位小职员来说…所以就只能再缓缓。

* * * * *

之前的我,觉得车这个东西只要是自动档+有空调就「可用」了,一直以来也很少关注车讯(对比起我对3C产品的热情),也几乎不会有(也没法有)买车换车的念头。不知道是受了怎样的影响,觉得通过车来追求一下能效油耗科技感等等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尽管从成本上来说不知道要省多久才能把原始投入给省回来…而且现在也还没有足够的资本去张罗此事。

未来的话希望能够攒足够的钱,买一辆科技感够强的、能全面覆盖日常使用需求的车。

就当是偶尔奢侈一把把。

关于X因素的思考(1)

题记:把我要讨论的重要存在标记为X,是为了让自己有勇气把这篇博文公开发布。不过公开发布本身就会让这篇文章带有作秀的意味,使得文章不「纯粹」,但也无所谓了。
顺便把和X相对立的存在称为Y。

我觉得自己已经是X的信徒了。

若要论原因的话,接受X会让我感到最低程度的认知失调,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这个世界变得更容易接受,而且我有更充足的理由来实行不违背自己心意的行动,同时面对Y等非X的入侵时更加坚强。

然而X的一个主要问题是过分的桀骜难懂,且世界是Y的世界…作为X的拥趸,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家伙的画风和我们不一样呀!」的感觉。

如果是一般的沟通,那还不容易涉及到X和Y…但若是在比较亲密的关系中,X和Y的矛盾就变得如鲠在喉…反思自己的为人处事,越是和我熟悉、亲密的人越是容易被我伤害,很大程度上也可以归因于此。

对于不熟悉的人,我会尊(wu)重(shi)他们的Y,因此反而处得很好;但对于熟悉的人,我会觉得有必要将他们拯救于Y的水深火热,就会忍不住用X来侵略他们,可是XYYX的改变谈何容易!

失落感和无助感,就是这样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