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过几天把广告和BGM Engine加回去。

donews的css editer(网页上就是这样拼的)不能用,我注册了一个新的blog,发现这只是我自己的blog的特殊问题,呜呜,现在有一种搬blog的冲动。

昨天下午网球考试,所以上午和LW一起去打网球,到了之后已经没有场地了,只好对着墙打,一开始状态非常不好,连续把几个球打到墙外面,然后边吐血边出去捡,回来继续打(飞)。突然天就阴沉下来了,不那么闷热了,于是状态似乎也好了起来,起码不会打那种高得飞出去的球了,也不会让球砸在球框上了。然后暴风雨降临……

用伞勉强把LW送回去,然后逃回网球场的休息的帐篷下,不过狂风已经使得大雨是与水平面成0度过来的了,伞骨几乎折段,帐篷也有被风掀翻的趋势,于是决定冲回去;开始还想打伞,后来为了让伞能够撑到我回家再坏,收起来了,骑上自行车,冲啊……

原来雨是咸的——这就是这次落汤鸡之旅的收获。

好不容易冲进车库,鞋已经成了”水鞋“了,瞅着没有人,把汗衫脱下来拧干再穿上。幸亏措施得当,把手机和MP3都装进塑料袋里面了,不过失策没有把钱包也装进去。回到宿舍后,把全身的衫裤鞋袜都换了一遍。雨过天晴,同学都笑我,干嘛要挑最大雨的时候冲回来呢,其实我即使躲在帐篷低下,估计情况也不会好多少,还不如早点回来换衣服。

下午正式考试。结果还好了,考试项目是接发球,硬指标(接到的个数)9/10,软指标6/10,反手基本上都是削过去的(飞到三楼那么高的那种),而且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一个球没有接到,明明全部接到了啊……

这几天毕业晚会的工作就要压过来了。在失去了”自己骗自己“的理论支持后,不知道我将要面对的真实是怎样的。今天和一个同学聊他的感情问题,他虽然很烦恼,但是没有欺瞒并且坦然。也许我是时候用各种各样的事情去充实一下空虚的人生了,不能再让自己有任何幻想的机会,嗯。

决定把这段让我耿耿于怀的话公开出来

今天先说说一个叫diky的人。
在我看来,他有个很大的缺点–“自大”
最讨厌这种人,每天在他的space上写得都是很自大的想法,有意无意的。
看了就很恶心,当然,这个也是他的权力,不过我的意见也是我的权力萨。
这个人我个人猜测,rp应该大致还算是可以,就是性格太怪异。
好在是个喜欢研究数学的科学型人物,要是太多的和社会接触,肯定贻害无穷。
另外就是,感觉这个人每天都在为一些我看来很无聊的事无聊。
最典型就是自己给自己定位成双重人格。
强加消极潜意识。真是~

我想证明一下里面的观点不对。
不过现在我没有什么可以证明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