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2

偌大的宫殿内,只有若干烛火跳动着散发微弱的光芒。

皇座的五十步外,卡伊单膝跪地,深深地低下头,朗声说道:

“卡伊·维特克斯,见过女王陛下。”

座上的尊者没有回应。卡伊不再言语,保持着现在的姿势,想象着面前曾经的公主,现在的女王,是一副怎样的表情?他和飒沙来到安特兰斯,已经在混迹于城市中一段时间,收集了许多的情报:教会平息了特兰多尔的“叛乱”风波后,将以秘密身份参与其中的两位公主送回安特兰斯,以此换得了教会渗透到王国中的默许;两位公主其实是在皇室议会的安排下参与甚至领导了这场叛乱,一是企图间接削弱教会势力(没能成功),二是以此锻炼公主的魔法能力和政治能力。卡伊作为被煽动起来的特兰多尔叛军的领导人,自然而然是这场政治秀的牺牲品。

卡伊没想到的是,自己会以这种身份再次见到诺亚。该怎样解释自己被判处极刑后的遭遇?诺亚和她妹妹在特兰多尔时的所作所为和感情,其实都只是逢场作戏吗?这千头万绪,如果是以往的卡伊,一定是斩不断理还乱了。然而卡伊有了新的身份和精神支柱,因此他对此只剩下了一点点的好奇:眼前人到底在想什么,似乎已经不太重要了。

尽管有不确定,但卡伊认为眼前的人可能需要自己,因为她需要力量来坐稳自己的王位。情报显示,皇室议会正在不停地削弱王权并增强自身的政治权力,以放任教会发展为开始,皇室议会正在绕过女王实施了几项重大举措,包括建立面向人类平民的魔法学校,谋划在王都外建立一座魔法都市、逐步限制非人类种族的公民地位等,与皇权对立之心昭然若揭。

“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沉默了许久,诺亚终于开口。“以前的事,对不起。”

“……”卡伊揣摩着这句话。是为了她欺骗自己的感情道歉?还是为了她没能挽救自己道歉?“牧者大人,他们只是为了争取生存的权利,请你放过他们吧!”卡伊回想起临终前,诺亚那好听的声音。

“陛下为什么要道歉?陛下并没有做错什么。”卡伊没有抬起头,用平静的语气回应道。

又是一阵沉默。卡伊耐心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卡伊听到轻盈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淡淡的香气也开始弥漫在空气中。诺亚走到卡伊身前,一双柔软的手轻轻地按在他的肩膀两侧,将他扶了起来。两人就这样四目相望着。

和几个月前相比,诺亚少了几分少女的稚嫩,多了几分成熟的气息。她的头上戴着皇冠,一头青丝不再像以往那样自然地垂在肩膀上,而是被纷繁复杂的枝钗整理在皇冠周围,耳垂、颈上,手腕和手指上都穿戴着贵气的饰品,浅黄色的缎袍宣示着皇权的象征。

然而,与华丽的装扮格格不入的,是诺亚那张写满了哀伤的脸。卡伊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许多的孤独与无奈。也许是高处不胜寒,也许是在为皇权的衰落而伤心吧,卡伊想道。他有种冲动想将眼前的弱女子拥入怀,但他克制住了。

“嗯。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诺亚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不知道我这几个月是怎样过来的…”诺亚用手摸向卡伊的脸。

“陛下保重。”卡伊感受着诺亚的情绪,只觉得心烦意乱,低下头,后退了一步。诺亚一怔,手在半空中停了一小会儿,然后才缓缓放下,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不信任我。”

“陛下言重了,我不信任陛下,就不会站在这里。”

诺亚走了两步走到了窗前,背对着卡伊:“我能想象你经历了什么才走到这里…我很想知道,但你也许不会告诉我,所以我也不问了。我经历了什么,正在经历什么,我都想告诉你,但你现在可能不会太关心,所以我也不说了。我只想说一句话:除了隐瞒身份之外,我没有骗过你。”

一番话语像是在卡伊心中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终究还是难以割舍人类的感情呀。”卡伊心中暗道,但口中还是用平缓的语气说道:“过去就让它过去好了。这次拜访陛下是有一些诉求希望取得陛下的支持。”

“你说吧。你我之间不需要如此客套。”

“多谢陛下。”卡伊抬起头,开始阐述之前准备好的一套说辞。“有感于陛下对我曾经事业的支持,我们希望能成为陛下坚实的盟友。本人性命曾为异族所救,为报答其恩情,将以其族之生存为己任,慰问陛下抱持众生平等理念…”

“扑哧。”诺亚听着卡伊用文邹邹的语气说话,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转过身说道:

“我的时间很宝贵,请挑重点来说吧。”

“呃。”卡伊被这么一打岔,后面的说话顿时就忘了一大半了,支吾半天说道:“就是希望陛下支持我们种族的权利,就像众所周知的安特兰斯与精灵族的关系那样。”

“你们种族?”诺亚疑惑道。

“是……”卡伊故意语焉不详,“因为一些缘故,暂时不能透露…但绝对是抱持着与人类和平共处的态度,否则也不能容下本人…”

“我很愿意可以帮你,无论是何种原因。”诺亚回应道。“可是你要我做什么呢?”

“很简单。”卡伊比划了一下,“我需要陛下的皇命和皇室特使的身份,让我到王国南部地方开展一些活动,笼络其他种族反对皇室议会的政策法令。陛下只需要在矛盾显现时介入调停,逐步取得政治上的话语权。”

“这听起来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等陛下控制了国内体制后才真正开始…教会,陛下知道我的妹妹在他们手上,而且他们也试图渗透安特兰斯。当然,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让陛下拿国家作为赌注,陛下可以随时收回成命,撇清和我的关系。”

“好的,我答应你。”诺亚嫣然一笑,爽快地答应了。

“陛下圣明。”卡伊本来还准备了一番陈说利弊和算计的话语,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诺亚望着卡伊,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变了,以前无论你想什么都能够从脸上看得明明白白,现在只叫人看不透。”

“臣诚惶诚恐。”

“罢了…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推心置腹地说话…就像以前那样。”诺亚抿出一个笑容,“时候不早了,你下去吧,你要的东西明早会准备好。”


“这东西真的有用?”飒沙挥了挥手上的法杖,不是很重,但却十分有质感。

“这简直是有用过头了…女王陛下的魔法杖,身份和魔法力量的双重象征,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信物了吧。”卡伊拿到法杖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没有拒绝。“现在的我要这东西也没有用,就交给你灵活使用吧。也是我对你信任的证明。”他想起诺亚把法杖交给他时的话语。

“看来人类的公主很喜欢卡伊嘛。”飒沙把法杖还给卡伊,用揶揄的口吻说道。

“呃…是女王陛下…”卡伊响起昨晚觐见诺亚时的情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她的身份已经不是开玩笑的,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飒沙了呀。”卡伊想握住飒沙的手,却被她灵活地躲开了。“你生气了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说过了,你可以要任何东西。”飒沙嘻嘻笑着,“你为什么不让我见一下美丽的公…女王陛下呢?我想知道卡伊喜欢的类型,这样我就可以让你更加快活哟。”空灵的声音直接传入卡伊的脑海当中,如同恶魔的呓语般诱惑着卡伊。

“还是别了吧。”卡伊无法控制住自己想象亵渎女王的情形,用力甩了甩头。“我要记住飒沙而不是其他女人,请不要做这种让我感到混乱的事…不对,重点不在于此。我担心龙族的事情过早泄露给其他人类,这不一定是好事。”

“真是无趣。”飒沙撇嘴。“你知道我不在乎那些东西。”

“可是我在乎呀,飒沙、长老还有大家。”卡伊宽慰道。“现在我们还太弱小了…每一名人类的力量虽然弱小,但团结起来的人类很可怕,何况人类的手上掌握着科技、魔法和神力。我们轻举妄动就会引发灭顶之灾,所以要对人类实行分化和制衡。…好了,你也不想听我说大道理,按我说的去做就好,我这不还是略者嘛!”


片段1

凛冽的寒风掠过荒芜的土地,撞在陡然而起、高耸入云的山壁上,诡异的风声像是怪物的叫声般让人心寒。

这里是特兰多尔东部,南北横断整片大陆的山脉“龙之脊骨”的西侧。在广袤的特兰多尔国土中,肥沃能用于耕作或放牧的土地都集中在南部,大部分百姓也聚居于此;西部的针叶林带尚有一些原始部落以此为生;而东部这片怪石嶙峋、了无生机的土地则成了人迹罕至之处,连植被和昆虫都无法生存下去。

此时,空气中出现了一丝扰动,透过这片扰动看到远处的景色发生了扭曲,这种扭曲越来越大并逐渐染上了一层幽蓝的光芒。随后,一个复杂的法阵出现在扰动当中,蓝色的光芒正是法阵中密密麻麻的由不知名文字组成的符号所发出的。对空间的扭曲随着法阵的出现稳定下来,一名男性从法阵中走出,在他的身后,被男子握住一只柔荑的少女而走了出来。

幽蓝的光芒黯淡了下来,扭曲再次产生但又很快消失了,仿佛从来不存在一样,除了多出一堆男女,世界仿佛从未改变。

“总算是回来了…”男子来回走了几步,小心地绕开地上的小石头踩在平地上,用脚感受着大地传来的承载感。少女一语不发地跟着她,却似乎毫不在意地上的不平,反倒是像悬浮在半空中一样跟随着男子飘动。

“卡伊很喜欢这片土地吗?我还以为你被它伤得足够多了…”男子望向少女,娇小可爱的浅粉色嘴唇和一双星眸点缀在姣美的脸庞上,尽管没有看到她用嘴说话,但幽幽的声音却在自己脑海中响了起来。

“大地生养了我,还有我的父母,还有…飞风,这些都是无法割舍的。”名为卡伊的男子像在自言自语般说道。“当然了,现在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韵龙大人。”卡伊提起握住的少女的手,轻轻地在手背上亲了一口。

“嘻嘻。”少女顺势扑进卡伊的怀中,用脸轻轻地蹭着卡伊的胸膛,卡伊仍然握住她的一只手,另一只手从她的腰部环到她的背上,紧紧地抱住了她。“能够遇到你真好。飒沙的一切也是卡伊的。”

卡伊闭上双眼,感受着怀中的温度和少女头发的清香。他十分清楚名为飒沙的少女的真实面目。韵龙,上古时期就存在的龙族之一,拥有堪比人类最宏伟的建筑般庞大的身躯,超越人类数十倍的寿命和力量。飒沙更是韵龙族的王,能够使用被称为“龙王神力”的秘术,飒沙的能力是能够大范围扭曲空间,借助于这一力量,韵龙族的居住地——韵龙谷被扭曲的空间隐藏在特兰多尔东北部龙之脊骨的上空,除了飒沙之外无人能够建立两者的通道。刚才的法阵就是飒沙所施展的空间扭曲法术。为了方便跟随卡伊在大陆上活动,飒沙按照卡伊的喜好,幻化出了现在这具身体。

尽管知道真相,但卡伊却毫无心理压力地享用着怀中的温柔。一次又一次的共患难,已经在两人心中建立了难以磨灭的连接:多年前的机缘巧合,让卡伊在赏金猎手团和阿洛特教会手上意外救走了年幼的飒沙;韵龙王对这份恩情的小小回报,又让卡伊免于在一次失败中身死魂灭。飒沙为失去了人类躯体的卡伊重新制作了一具躯体,无条件地拥抱了他,并让被人类抛弃的他留在了韵龙谷生活;为了回报飒沙的爱意和恩情,卡伊成为了韵龙王的眷属,自任“略者”并协助韵龙族打败了入侵韵龙谷的赤龙一族,为韵龙族带来了长久的安定和平。

“卡伊。”飒沙在卡伊的怀中颤抖着,似乎是被卡伊的阳刚气息撩起了欲望。卡伊轻轻爱抚者飒沙的后背,顺从地回应着她。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两人身处在空旷的异空间中,身上早已一丝不挂,卡伊放任欲望在心中膨胀,跨下的巨兽早已坚硬直立。飒沙抬起头,卡伊便亲在她柔软的嘴唇上,舌头交缠者,吮吸着甘甜的汁液;感到飒沙的双手握住了自己的肉棒,摩挲着敏感的龟头,又轻轻捏着储满了精子的睾丸,极尽撩拨之事。不一会儿,卡伊感觉到湿滑柔嫩的肉壶套上了肉棒前端,喉咙禁不住发出了“哦”的一声惊叹,腰部不自主地向前一挺,整根肉棒全部进入了肉壶当中,龟头顶在肉壶尽头地肉壁之上,耳边传来飒沙的一声娇呼。在意识模糊之中,卡伊用手抱住了飒沙的腰臀,肉棒在肉壶重不断抽插,只感到肉壶内壁的嫩芽像吸盘一样摩擦着肉棒的每一寸敏感部分,飒沙的娇喘和吐息也在耳边不停响起。沉浸在极乐中的卡伊很快便到达了顶点,随着一股股精液从肉棒中喷出, 卡伊的大脑也被电击般的快感冲击着,最终变得一片空白。

射精后的卡伊随即陷入了深深的疲惫中,无力的双手也垂了下去。此时卡伊突然感觉耳垂上一疼,然后一股清凉的感觉从耳朵涌入了脑中,洗去了所有的疲惫,但云雨后的愉悦和满足感被保留了下来。两人回到了正常的空间,俏美的少女依旧笑盈盈地站在卡伊前面。

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卡伊明白飒沙是在利用自身的力量让卡伊体验极致的情爱中,以此取悦来卡伊,过后又通过对卡伊躯体进行改造和恢复来消除所有的负面影响。他已经深陷于这种诱惑不能自拔,却又有点难以释怀:不是因为无条件享用快乐的愧疚,而是因为自己难以给予飒沙同样的东西。他心情复杂地再次抱住了飒沙,少女的声音又在脑中响起:

“卡伊喜欢飒沙对你的好吗?”

“喜欢…我很希望我也可以…对你好。”

“嘻嘻。”

“飒沙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

“就是想要的东西。例如之前要打败赤龙族,夺回韵龙谷,之类的。”

“嗯…”飒沙迟疑了一下,“没有别的愿望。卡伊的愿望就是飒沙的愿望。”

“是吗。”卡伊感到鼻子一酸,用力抱紧了飒沙。“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这次回来,一是希望把飞风从教会的魔掌中就出来,二是想为韵龙族争取一些人类的政治权利。”卡伊边走边说着。尽管还有着人类的形态和灵魂,但卡伊已经从身到心接受了韵龙族的身份,并且发誓要为韵龙族在这片大陆中争取到生存的空间与地位。龙族虽然拥有无穷的生命,却在种族存亡这件大事上没有太多追求,以至于在上古的争斗中被人类占了上风,一部分龙族成为了人类的仆役甚至坐骑,另一部分则被挤压地剩下可悲地生存空间。和龙族打交道了一段时间,卡伊惊奇地发现他们并非智商低下的种族,由于拥有近乎于无限的生命,他们总是思考着历史与未来,对眼前的小事没有太多的兴趣,即使有也是十分的死脑筋,如一定要和赤龙在正面决斗中拼个你死我活,而这正式韵龙族的弱点所在。

飒沙听着卡伊的话语,虽然不住地点头,但卡伊深知她的龙脑袋中根本不在乎这些小事。卡伊唯一能确定的是飒沙在乎他,愿意为他与这个世界为敌,最近也因为教会统治下人类对卡伊的驱逐而对人类产生了很大的不满,劝了半天才让飒沙放弃了直接与人类为敌。卡伊也曾经多次问过飒沙的愿望,或者说韵龙族的愿望,但飒沙似乎没有从她的父辈中得到传承,以至于韵龙族拥有强大的力量却没能凝聚起来,被欺负得七零八落。作为事实上的人类和韵龙族的略者,卡伊计划帮助韵龙族寻求和人类相处之道。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安特洛尔王国,是在南部的魔法王国,那里有我的熟人在…大概。”卡伊回想着两位公主的倩影,回想起过往的日子,心中一阵苦涩。

“飒沙知道的哦,卡伊曾经倾慕过的漂亮的人类公主。”飒沙故意用不快的语气回应道。“飒沙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卡伊的。就算是人族的公主也不行。”

“怎么会…”卡伊慌乱回应着,“没有比飒沙更好的女孩子了。我我我找她们纯粹是因为有一些之前的关系在…”

“嘻嘻。”飒沙那少女的身躯凑到了卡伊身前,吐气如兰。卡伊停住了脚步。“卡伊想要什么都可以。但卡伊是飒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