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2

偌大的宫殿内,只有若干烛火跳动着散发微弱的光芒。

皇座的五十步外,卡伊单膝跪地,深深地低下头,朗声说道:

“卡伊·维特克斯,见过女王陛下。”

座上的尊者没有回应。卡伊不再言语,保持着现在的姿势,想象着面前曾经的公主,现在的女王,是一副怎样的表情?他和飒沙来到安特兰斯,已经在混迹于城市中一段时间,收集了许多的情报:教会平息了特兰多尔的“叛乱”风波后,将以秘密身份参与其中的两位公主送回安特兰斯,以此换得了教会渗透到王国中的默许;两位公主其实是在皇室议会的安排下参与甚至领导了这场叛乱,一是企图间接削弱教会势力(没能成功),二是以此锻炼公主的魔法能力和政治能力。卡伊作为被煽动起来的特兰多尔叛军的领导人,自然而然是这场政治秀的牺牲品。

卡伊没想到的是,自己会以这种身份再次见到诺亚。该怎样解释自己被判处极刑后的遭遇?诺亚和她妹妹在特兰多尔时的所作所为和感情,其实都只是逢场作戏吗?这千头万绪,如果是以往的卡伊,一定是斩不断理还乱了。然而卡伊有了新的身份和精神支柱,因此他对此只剩下了一点点的好奇:眼前人到底在想什么,似乎已经不太重要了。

尽管有不确定,但卡伊认为眼前的人可能需要自己,因为她需要力量来坐稳自己的王位。情报显示,皇室议会正在不停地削弱王权并增强自身的政治权力,以放任教会发展为开始,皇室议会正在绕过女王实施了几项重大举措,包括建立面向人类平民的魔法学校,谋划在王都外建立一座魔法都市、逐步限制非人类种族的公民地位等,与皇权对立之心昭然若揭。

“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沉默了许久,诺亚终于开口。“以前的事,对不起。”

“……”卡伊揣摩着这句话。是为了她欺骗自己的感情道歉?还是为了她没能挽救自己道歉?“牧者大人,他们只是为了争取生存的权利,请你放过他们吧!”卡伊回想起临终前,诺亚那好听的声音。

“陛下为什么要道歉?陛下并没有做错什么。”卡伊没有抬起头,用平静的语气回应道。

又是一阵沉默。卡伊耐心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卡伊听到轻盈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淡淡的香气也开始弥漫在空气中。诺亚走到卡伊身前,一双柔软的手轻轻地按在他的肩膀两侧,将他扶了起来。两人就这样四目相望着。

和几个月前相比,诺亚少了几分少女的稚嫩,多了几分成熟的气息。她的头上戴着皇冠,一头青丝不再像以往那样自然地垂在肩膀上,而是被纷繁复杂的枝钗整理在皇冠周围,耳垂、颈上,手腕和手指上都穿戴着贵气的饰品,浅黄色的缎袍宣示着皇权的象征。

然而,与华丽的装扮格格不入的,是诺亚那张写满了哀伤的脸。卡伊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许多的孤独与无奈。也许是高处不胜寒,也许是在为皇权的衰落而伤心吧,卡伊想道。他有种冲动想将眼前的弱女子拥入怀,但他克制住了。

“嗯。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诺亚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不知道我这几个月是怎样过来的…”诺亚用手摸向卡伊的脸。

“陛下保重。”卡伊感受着诺亚的情绪,只觉得心烦意乱,低下头,后退了一步。诺亚一怔,手在半空中停了一小会儿,然后才缓缓放下,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不信任我。”

“陛下言重了,我不信任陛下,就不会站在这里。”

诺亚走了两步走到了窗前,背对着卡伊:“我能想象你经历了什么才走到这里…我很想知道,但你也许不会告诉我,所以我也不问了。我经历了什么,正在经历什么,我都想告诉你,但你现在可能不会太关心,所以我也不说了。我只想说一句话:除了隐瞒身份之外,我没有骗过你。”

一番话语像是在卡伊心中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终究还是难以割舍人类的感情呀。”卡伊心中暗道,但口中还是用平缓的语气说道:“过去就让它过去好了。这次拜访陛下是有一些诉求希望取得陛下的支持。”

“你说吧。你我之间不需要如此客套。”

“多谢陛下。”卡伊抬起头,开始阐述之前准备好的一套说辞。“有感于陛下对我曾经事业的支持,我们希望能成为陛下坚实的盟友。本人性命曾为异族所救,为报答其恩情,将以其族之生存为己任,慰问陛下抱持众生平等理念…”

“扑哧。”诺亚听着卡伊用文邹邹的语气说话,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转过身说道:

“我的时间很宝贵,请挑重点来说吧。”

“呃。”卡伊被这么一打岔,后面的说话顿时就忘了一大半了,支吾半天说道:“就是希望陛下支持我们种族的权利,就像众所周知的安特兰斯与精灵族的关系那样。”

“你们种族?”诺亚疑惑道。

“是……”卡伊故意语焉不详,“因为一些缘故,暂时不能透露…但绝对是抱持着与人类和平共处的态度,否则也不能容下本人…”

“我很愿意可以帮你,无论是何种原因。”诺亚回应道。“可是你要我做什么呢?”

“很简单。”卡伊比划了一下,“我需要陛下的皇命和皇室特使的身份,让我到王国南部地方开展一些活动,笼络其他种族反对皇室议会的政策法令。陛下只需要在矛盾显现时介入调停,逐步取得政治上的话语权。”

“这听起来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等陛下控制了国内体制后才真正开始…教会,陛下知道我的妹妹在他们手上,而且他们也试图渗透安特兰斯。当然,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让陛下拿国家作为赌注,陛下可以随时收回成命,撇清和我的关系。”

“好的,我答应你。”诺亚嫣然一笑,爽快地答应了。

“陛下圣明。”卡伊本来还准备了一番陈说利弊和算计的话语,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诺亚望着卡伊,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变了,以前无论你想什么都能够从脸上看得明明白白,现在只叫人看不透。”

“臣诚惶诚恐。”

“罢了…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推心置腹地说话…就像以前那样。”诺亚抿出一个笑容,“时候不早了,你下去吧,你要的东西明早会准备好。”


“这东西真的有用?”飒沙挥了挥手上的法杖,不是很重,但却十分有质感。

“这简直是有用过头了…女王陛下的魔法杖,身份和魔法力量的双重象征,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信物了吧。”卡伊拿到法杖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没有拒绝。“现在的我要这东西也没有用,就交给你灵活使用吧。也是我对你信任的证明。”他想起诺亚把法杖交给他时的话语。

“看来人类的公主很喜欢卡伊嘛。”飒沙把法杖还给卡伊,用揶揄的口吻说道。

“呃…是女王陛下…”卡伊响起昨晚觐见诺亚时的情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她的身份已经不是开玩笑的,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飒沙了呀。”卡伊想握住飒沙的手,却被她灵活地躲开了。“你生气了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说过了,你可以要任何东西。”飒沙嘻嘻笑着,“你为什么不让我见一下美丽的公…女王陛下呢?我想知道卡伊喜欢的类型,这样我就可以让你更加快活哟。”空灵的声音直接传入卡伊的脑海当中,如同恶魔的呓语般诱惑着卡伊。

“还是别了吧。”卡伊无法控制住自己想象亵渎女王的情形,用力甩了甩头。“我要记住飒沙而不是其他女人,请不要做这种让我感到混乱的事…不对,重点不在于此。我担心龙族的事情过早泄露给其他人类,这不一定是好事。”

“真是无趣。”飒沙撇嘴。“你知道我不在乎那些东西。”

“可是我在乎呀,飒沙、长老还有大家。”卡伊宽慰道。“现在我们还太弱小了…每一名人类的力量虽然弱小,但团结起来的人类很可怕,何况人类的手上掌握着科技、魔法和神力。我们轻举妄动就会引发灭顶之灾,所以要对人类实行分化和制衡。…好了,你也不想听我说大道理,按我说的去做就好,我这不还是略者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