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xpression of Heart Defense

星间飞行提示:暗属性的生物是不可以回复本文的哦!^_^

表达
如果赤裸裸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例如:“我饿了。”别人就会马上提供食物,这种唾手可得的食物让一定让食者感到索然无味吧。
当然还有其他更重要的理由,例如我曾经想到过的一个理由:如果我表达一个东西,别人非常非常明白,甚至是那些只是想搞好和“大家”而不是和你的关系的人都能够轻易理解,那就糟了,他/她只需要在后面回复“好!”、“加油!”、“顶!”,你就很遗憾地欠了他或她的人情——至少在气势上,就有种输掉了的感觉。这是不能太直接地表达的理由。
但如果把东西表达得任何人都看不懂呢?例如:“卡伊说他的要求是最简单的那种。”我们假设这句话也是表达了“我饿了”的意思,那么这句话表达出来本身就没什么意义:至少大部分人不会通过随便理解别人的话来猜测他/她的真实想法,又不是文字狱时代了……结果在99%的情况下,就是0回复的后果……另一方面,除了写出去供以后的自己参考,一个人不存在任何表达只有自己懂的东西的理由。基于这点,这段其实是废话,因为我们也很有幸不会随便看到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表达。不过后面有用,所以先说出来。
若然如此,看起来比较理想的状态就是:别人似懂非懂,那些“一般”的人会觉得你高深莫测,敬而远之;而“特别”(或者说特定)的人会直接明白你其实在说什么,或者至少引起了他/她的兴趣,然后再他/她的对你表达他/她的不解甚至追问中享受一种奇怪的愉快的感觉。还有一点很重要:确保渠道的畅通性和可控性。如果你在google大触手都找不到的地方写只有爱人看得懂的blog而又不将地址给爱人,那和第三段的状态也没什么区别吧;至于可控性,就算似懂非懂,有些东西也不能给有些人看,要注意过滤这种渠道——以鄙人为例,一篇blog不想被我找到,就不要发表在google可以索引的地方(至少不要和自己的昵称、真名、常用语等关联起来哦),因为google大触手就像生在我身上一样……
综上所述,表达是种很奇妙的东西。这种总结一下的话,不是为了指导自己的表达,我想,更多是为了应对别人的表达吧。别人写了点什么/说了点什么/发了点什么给你,要好好分析他/她发的动机和期待的回复——在泡妞的时候才要给出期待的回复;在大部分时候,你的目标就是给出对方意料之外的回复,包括让对方误以为自己进行了无人能看懂的表达。那种回复之后又收到“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了”的回复的感觉(即使是马后炮),最低了。
问题是,对方在表达的问题上肯定不会像我这样精打细算,大部分人也是跟随感觉行事而已。在自以为对这个问题研究得还算透彻的时候,突然发现别人其实是遵循更简单的思路在和你沟通的时候,那种失落,那种孤独,我想我大约已经表达出来了吧。

再议心之壁
今天产生了恐惧,关于心之壁的恐惧。为什么恐惧呢,如果我确切地将它完全封闭起来了,势必成为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心之壁内的恶魔并不是稳定的,它处于永恒的扩张状态中,需要有新的对胃口的东西去满足它。如果完全封闭而无法进食,它除了联同心之壁毁灭之外就没有别的未来了吧。幸运的是有google大触手长在我的身上,但由此带来的不安是,如果有一天大触手无法找到能满足心中的恶魔的食物,那么还是会毁灭。我必须对所有的可能性都找到应对之道。
“那就把心之壁展开。”在缺少宽容的世界,恶魔会让人绝望吧。我身边的所有人,一定都会因为我心中的恶魔绝望。目前,大家不知道它,或者不知道它是恶魔,或者不觉得这只恶魔会让人绝望。
“那就Create a Connection。”试图Create a Connection的人,包括我在内,却被他人使用表达的工具杀掉了。这就是恶魔为什么是恶魔的原因,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恶魔,而表达则是恶魔的罪的终极体现。
我心中的恶魔对我说,Connection是不存在的。我说,不对,它是存在的,如果不存在,我早就随你一同毁灭了。Connection就像是时间与空间的潮汐,它其实无处不在,但无法感知。google大触手的伟大在于,它的功能是”Find a Connection”,而且随处可用,问题是它需要问”Find which Connection”,而且经常”Not Found”。
现在,让心之壁成为马奇诺防线吧。恶魔之爪从龟缩的壳中伸出,让表达的核子辐射冲击整个世界;大触手还在舞动,在它停止舞动之前,我的恶魔啊,你一定要成为天使。…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