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幸亏我还输得起

人到中年,确实就能感受到那种深陷于生活的泥沼中无法自拔的困境。看着流水般的招聘信息,自己已经站在招聘年龄上限的尾巴了,却又不愿意自降身价重回基层岗位。生活中的复杂麻烦事情一茬接一茬地冒出来,今天幼儿园报名,明天给车子修个小毛病,后天洗衣机坏了上门弄一弄——别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能够毕其功于一役的问题,那都是小问题,关键是那种您只好坚持坚持的,比如说干衣机得多烘几次才能完全烘干,怎么弄都不好。

幸亏我还输得起,多亏了老天爷赏饭吃,让我在形势每况愈下的时候还能戏谑地活着。

是的,今天的主题不是中年危机,而是关于我身边的微观形势以及我的出路。

研究僧毕业后就一直在现在的工作单位混日子,虽然自觉没有很努力,但却不算没有成果,还能够得到上级部门、同行和服务单位的高度认同。刚进入单位的时候看不到未来,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说,无论如何在这里呆满5年,然后一定要滚蛋去下一个单位,然而发生了最大的意外——变成了单位负责人,虽然一开始不太适应,但适应之后这种自由感和掌控感确实跳槽到其它单位按KPI打工所无法比拟的了。渐渐就形成了一种希望一直混吃下去终老的惰性。

然后危机一再出现。最近的一次危机表明,区政府已经不再对发展我单位的服务领域感兴趣了。所以就算现在能继续苟活下去,也只能看到不再需要我们单位的未来。于是被迫找出路。

今年的年初,因为发生了这样或那样的事情,我还幻想着能够积攒一些自己创业的资本,最终成就一番事业。疫情的冲击下,让我看到了创业者最卑微的境况,并且我也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抛弃现有的一切基础去创业无异于一场打赌,没兴趣也不擅长赌博的我实在是没必要逼迫自己走这条路。

但危机终究会降临变成灾难。在那之前只能主动找找有没有出路。

我的两位员工都跳槽到了服务单位去了,并且都负责起了一块业务。这家服务单位也在盛情邀请我加入,大概能够成为一个副职什么的,收入也能往上走,就是不太有偷懒的空间了。

上级政府可能会有收编我们单位的打算,昨天目前在上级主管部门任职的老领导通了电话陈述了自己对单位处境的研判,请求他照顾收编,但没有得到很明确的回应,只是说会想想办法,希望能够有戏吧。

也去找了下和单位类似的其他服务机构,也不是没有,但是在其他城市,如果要去的话就得抛妻弃子,实属下策。但我也有想法去探索一下,一来了解下自己有没有竞争力,二来看看自己值不值钱、值多少钱。

此外还可以考虑转到本地区的其他机构,但目前也没有看到好的机会。

现有的出路,可能就是上述4条,严格来说只有3条多一点点。

现有的思考就只能支撑本文写到此处了。希望形势能够渐渐明朗,能够把处理不确定性的精力放在真正有意义的地方。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